厚望斋作文培训导师课——观察升华篇_第五讲:理
2019-08-16    来源:    阅读:
 

厚望斋作文培训视频,第一代创始人主讲

观察升华篇第五讲——理

http://v.qq.com/x/page/d0190y9evw7.html

(点击观看)

厚望斋作文 升华第五讲.理

这是咱们的最后一个内容

怎样把道理说好说透

也就是说 说理 

说理的文章什么才算好 

能服人的道理都是从度 

也就是分寸中表现出来的

所以咱们有 就是说

主要是先从这方面去理解

好多人说话别人不服气

比如说一个同学上着课

他可能会说

拿着一样东西玩 出来玩 

如果说一个老师

上课的老师说 

你怎么老是玩东西 

这同学会不会服气呢

肯定不会服气 

我怎么老是玩了我这偶尔玩

这就说的太绝 有些描述 

在作文当中有一些描述

不绝不足以说明问题 

但是讲道理的时候 

最好是讲究分寸

一根稻草和一捆稻草哪个重

大家都可能都会不需要考虑

就知道一捆肯定更重 

传说关羽和 

就是帮关羽扛大刀的那个周仓

实际上他的力气比关羽大

但是呢没有关羽那么聪明

他们俩第一次见面的时候

周仓就说听说你力气大 

我来和你比一比谁的力气大 

关羽就说 行 

你把这根草扔到墙外面

看你能不能扔的动

扔下去就飘 又掉下来

仍下去 上去就飘又掉下来

扔不出去

关羽说你看我的

抓起一捆稻草往墙外就扔

说 你看

我这么多我都扔的出去

你一根都扔不出去 

谁的力气大 周仓有点傻 

就说还是您的力气大

我愿意听您的

于是就成了帮关公扛大刀

牵马的随从

那这理竟然也能服人

那是为什么呢

那是因为周仓的见识不够

关羽其实不是在用这个理说服他

而是用智谋去让他

不明不白的上当

那么真正的说 

就是说你要想长期服人

那理必须是有分寸的

有度 合理的

 

少用 甚至不用绝对的话 

你能够说平平静静的

把道理摆清楚让对方服气 

那服气的时间才长

你这么说你老是这样 

你总是这样 你天天这样 

他经常忘记关灯 天天都不关灯 

这话听着人很不容易服气

这就是因为他用的话太绝对

那么说理 把道理说好 

还有个就是不要歇斯底里的

就是喊

就是你错了 就是你错了

这是错在哪

你能够平平静静地说

对方才会认可

反正就是你错

那就是属于不讲理的

那有个例子啊 

说北风和南风打赌

内容是怎么能够

让走在路上的那个人

把衣服给脱下来 

把外衣给脱下来

北风说先看我的 

然后就猛刮北风

冷啊 那走在路上

那个人觉得冷

越冷捂的越紧

越冷捂的越紧

最后竟然是拿绳子

把衣服给扎起来 扎在身上 

南风说 我来试试

暖和和的慢慢地吹 慢慢地吹

那人觉得越来越暖和 

越来越暖和 有一点觉得热 

然后呢解开了绳子

再继续慢慢的加温

再接下去

那人有点受不了了

觉得越走路外面越热

就把外衣的钮扣给打开了

接着吹 

那人就把衣服给脱下来了

外衣给脱下来

拿在手里面走路了

这说明什么呢 

平静是解决问题的

能够服人的一种说理方式

有一句话叫做

生气或者说恼怒是魔鬼

就是说带着很重的情绪

去说道理只能是吵架 

吵架的时候

是很没有多少道理可讲的

都是说自己对 

那么需要用南风那种方式

和风细雨

细雨和暴雨也是一样的

细雨能够润物无声 

而暴雨呢 一冲一刷

只能是破坏

对庄稼 对土地的

就包括土地的积水

也没有多大好处 它一冲 

下面还没湿 上面已经流走了

这度就是分寸 就是恰到好处

分寸决定着

你把这个道理说通的关键

他是把道理说通 服人的关键

有一句话叫做

只要功夫深铁棒磨成针 

只要你多

就是尽可能从不同的角度多说 

对方也就认可了

那如果你只是举了一个

不是不同的角度

而是只举一个很偶然的例子

对方觉得那也是碰巧 不算

也不能服

有一个成语叫做

绳锯木断 水滴石穿

也有人写滴水穿石

也就是说用绳子来勒那个木头

只要你坚持不停地勒

它肯定会断的 如果说水 

房梁上的水 屋檐上的水 

老往同一个地方嘀

那下面的石板都会被打穿

按理来说石头比水硬得多

而木头比绳子结实得多

但是功夫到了自然也就成了

在说理的时候 

如果说对方固执 

对方太固执还可以启发他

换一个角度来想

那也是一个委婉的说理方式

委婉是容易得到对方的

第一认可的 最早认可的 

你不是凶巴巴的教训人

而是委婉的去劝

说有个老婆婆有两个女儿

两个女儿都出嫁了 

大女儿嫁给了

大女儿嫁给布店的老板

染布店的老板 

二女儿嫁给雨伞店的老板

老奶奶难过啊 天天的难过

一下雨她就想着 哎呀

我大女儿今天怎么晒布啊 

染了不能晒 布就会坏啊 

天一晴她又为二女儿发愁了

我那小女儿今天惨啦

这么好的天 谁去买她的伞啊

她没生意做了 没钱挣了

于是她天天都非常难过

有个老爷爷非常会说话

就来劝她 说你应该这样想

那你就天天高兴

下雨的时候你就说好 

我二女儿的伞好卖了

天晴的时候你说好 

我大女儿的布好晒了

那不就行了

老奶奶一想 老婆婆一想

还真是这个道理 

于是她就改变了态度

开始乐观起来了

那么这是善于用委婉的方式

换一个角度来说服对方

经常不时的

就是不能服人的那些做法

往往是一个是方式不对

第二个是根据不足

在说理的文章当中和

物 景 人 事

有些什么关系呢

关系很密切

说理 你说的是这个理

和另外那个理有没有关系呢 

也很有关系

有可能是说明同样道理的

有可能是说明相反的道理的

做反面的根据的

同样是理 还有可能是

范围大小不一样的

说如果这样做会错 

再做大一点会怎么样

如果这样做会好 

再做下去可能会怎么样

像有一句话说是 

宜未雨而绸缪

务临渴而掘井

宜未雨而绸缪

天还没下雨就做好了

房屋的防水处理

以免面漏雨

务临渴而掘井

不要到口渴了才去挖井

意思就是说做事

要预先做好准备

那民间还有这么一句话叫做

平时不烧香 急时抱佛脚

那同样一个道理 它用两

就是说两种不同说法

他就可能会说的更清楚

说的更清楚 更让人信

还有

在写这个道理的时候

说这个道理的时候

引用别的道理还得会分析 

比如说要节约

就是说不要浪费吃的

一粥一饭当思来之不易

一粥 一口粥

一饭 一口饭

你都要想着来的不容易

说来的不容易好多人

马上想到相关的一句话

谁知盘中餐 粒粒皆辛苦

是不是完全一样呢

不一样 盘中餐很辛苦

是说农民种田辛苦

锄禾日当午 汗滴禾下土

但是你又不种田 

你怎么辛苦呢

其实你再分析下去 

你又发现找回和这个

同理的那部分了

你的粮食不是自己种的

是花钱买的 但是花钱买

那钱呢 也是难挣的

像小学生能挣钱吗

你千万别说

说是我有一次

帮我舅舅去买东西

他给我五块 那是奖励你

他为什么不请一个陌生人呢

那是欣赏你勤快

给你的奖励 额外的 

小学生能挣钱

除非是那最高档的

就是说能够考试考的好

省的父母多花钱

去读什么重点班 重点校 

直接就考上 这省钱 

但是也不是挣 如果说能够

写的文章发表得奖金

比赛得好名词 得奖品

那是你挣了一点

 

不然的话第一点的要求

恐怕只有捡水瓶 捡个塑料瓶

不然你怎么能够挣到钱呢

这就是说来之不易和皆辛苦

实际上说的都是

不管你是买的还是自己种的

都是很辛苦的

有一个同学和我说

他说 哎呦

一块钱可以买四个馒头

够我吃一天的

我说一块钱你知道去哪找呢

如果没有爸爸妈妈挣的

你去哪拿一块钱呢

我给他说了 

我经历过一件事

有一次我把衣服换了

手机也在外衣里面 

在原来穿的那件外衣里面

然后呢 跑到通州去给人上课

就走的太急 就只带一张交通卡

下课以后我突然想的时候

有一件事要委托

还在办公室的老师办

想打个电话

一摸 衣服新换的

一分钱都没有

我当时就问了那个报刊亭的

说 打一次电话 市话多少钱

他说三毛 我就想

三毛钱应该很好找的

以前印象当中

在路上经常有一毛

五分的没人捡

但是我走了一公交站的路

就是汽车一站 汽车的一站路

竟然一分钱都没见

路上我看的很细

你这一分析呢加上一些事实

你就可以知道真辛苦 皆辛苦 

来之不易 会这样分析

对方就容易服气了

如果你不会分析 

不会往深处分析

罗列一大些句子

倒还显的像重复 累赘 罗嗦

像我说语文很重要

但是好多人就反对

那么升初中的时候

小升初的时候怎么人家看的

多数好学校看的

只看奥数和英语呢

不看语文呢

我怎么说服人家

我给他列举了好多条

不同的角度

现在学英语学的好的人挺多的

但是能够读的懂几百年以前的

英国文学 英国文学作品的人

寥寥无几 根本就没几个人

那你只能 不要说是你懂英语

只能说你会说英美国家的话

现在咱们读的那些外国文学名著

绝大部分是

以前的那些老人翻译的

那现在英语普及的这么开

为什么没有翻译家了呢

这就能说明

语文其实在本质上

它比外语

这母语比外语要重要

考试不考那是 

觉得说考什么最容易判断

最容易辨别出

这个人掌握的熟练程度啊

智力啊那些

但语文是潜在功夫

它不是一下子看得见的

像数学 现在会做题的人

越来越多 但是数学家呢 

是越来越少 称得上数学家的 

能够把 也就是说

他能够把他的懂的东西

往后传的已经越来越少了

那就是与语文有关的

说英语代表世界科技的进步

英语灵活 汉字太复杂

我回复的道理是什么呢

汉字本身是大家 

就是现在学的太浅

所以你觉得它复杂

其实汉字的生命力是最强的

像英语你说电灯 电脑 

电视 电话字母组合上

基本上找不出三个字母一起的

但是汉语就简单

不就是不亮吗

用灯 我这灯是用电的叫电灯

不是它不在身边吗

想和他说话 我用电话

不是说想知道外面

发生什么事吗我看电视 

想往里面装一大些数字啊 

资料啊 拿什么装 电脑

你看一个电字

可以带出这么多词

他那外语行吗 

我不是说外语不重要

是说母语是跟 

凡是种过水果的

都知道移植或者是嫁接这个词 

特别是嫁接

咱们吃的那梨啊 

不是就说张出小树苗来

就是这个东西

而是一种很小的果子

果子很小的一种野梨

然后用成颗的 

好的大的那种梨来接上

用刀把那个树干削成一个斜口

然后呢用准备嫁接的

那一支树枝来往上面接

 

一样粗的

然后包上营养土 

让他自己接起来

如果那个母本

就是原来那个根不强

上面嫁接的东西永远只是弱的 

这一说呢你就相信

语文真的相当重要

我和家长和同学这道理

我说过不知道多少遍

基本上听我分析完了

都相信确实重要

不然我们已经

现在这种情况

就不会有人再来学语文了

那学语文学来干什么

学来考试对不对 对  

语文近处来说是拿来考试的

但是远处来说呢 不考试

你天天接触的也是语文

你要会说 要会写 会表达

你才能够在社会上吃得开

事情才做的顺利

这些就是怎么个说服人

会调分理晰

还要会平平静静地解释

有时候对很荒唐的事

和很荒唐

就辩论对方很荒唐的问题

不需要那么多 

只要让对知道错也就行了

有一次一个家长带着孩子

四年级的 孩子是四年级的

来问 到我们那来问说有没有

辅导剑桥高中英语二级的

我看见他才四年级

就学人家的高中英语

后来我才知道好多人都在学

那我说 没有 

但是我可以帮你介绍

我就问那孩子 

因为是暑假嘛

我就问那孩子 期末考试

数学考了多少分 七十多

语文呢 七十多 

然后他妈妈就说

他的英语厉害 特别有天赋

我说那以后

你准备怎么让他发展呢

她说 他姑他姨都在美国

一个在美国 一个在加拿大

以后就送到那地方去就行了

我觉得他这个理由挺荒唐的

我就反问了一句

对方没话说了

最后那孩子

还是来跟我们学语文了

学到现在差不多一年了

我怎么问的 我说

美国和加拿大缺懂英语的人吗

如果一个人来到北京 

一个老外来到北京 

他说我的普通话

比北京任何人说的好

你说你会雇他来做什么

别的他不会 

连教书他都不够格

那你还能拿他来做什么

恐怕多数人都选择不要

那 说道理呢有时候需要很细

很细致 有时候

比如说对方的道理太荒唐 

那么一两句也就够了

好 理和理之间这样理解

那么理和物之间

又是怎么理解呢

怎么联系呢 其实好多人

就是通过对事物的观察 

对事物的观察研究发现道理的

昆虫学家法布尔

他观察昆虫观察了好几十年 

最后竟然发现了一个

他发现的最精彩的

那话是说蚂蚁的

他说蚂蚁除了看戏

其它的和人类好像都差不多

当然不会去看戏了

他举了 通过他的观察

举了好多蚂蚁的工作分工 

蚂蚁的合作 蚂蚁怎么搞建筑 

蚂蚁怎么打仗他都说的 

他都观察的很仔细

以前 就是在一百年以前

理科慢慢的在中国普及的时候

不叫物理也不叫化学叫格致

格致是什么意思呢 

就是格物致知

通过对事物的辨别和研究

然后获取知识 懂得道理

咱们通过对事物 

对物的观察发现道理的  

能够联想道理的挺多的

比如说

羔羊贵乳 乌鸦反哺 

羔羊就是小羊 

小羊吃奶的时候是跪着吃的

因为羊妈妈肚子塌的太矮

它站着够不着 

它要跪下去才吃得到

传说乌鸦在找到吃的

会飞了 会找吃的

找到了以后会那来喂自己的

那来孝敬的自己父母

还说如果老乌鸦动不了了

孩子还会给它供吃的

从这道理 从这现象啊

人们就发现一个道理

人如果不懂得孝敬父母啊

连乌鸦和羔羊都比不上

那么乌鸦和羔羊

他又是代表着两类动物

鸦是飞禽 羊是走兽

也就是不会孝敬的禽兽不如

通过本身有这种现象的那些动物

肯定不止这两种

但是他有选择 

发现了这个道理

这是通过物来说理啊

通过景来说理 

咱们举过苏轼的《题西林壁》

其他呢 看到什么想到什么

看到什么 想到什么

看到什么风景想到什么道理

这是很常见的

比如说看到植被被破坏的太大

破坏的太严重 

植被被破坏的太严重

于是想到了

如果人再这样做下去

就等于人类要自杀

那后面就是道理了

前面是现象

通过事物

景物当中的现象来想到道理 

说鱼要腐烂 肚肠先臭

好 它是从里面烂出来的

这说明一个人变坏

肯定是他自己的原因是主要的

那从景当中 物当中

可以悟出道理来

从人的身上悟出道理

那就更多了

说一个比较深的

能听得懂多少算多少啊

有个成语叫做盖棺定论

就是人比较复杂

在好多情况下

根本没法正确的判断

有一首诗

有一首古诗是这样说的

周公恐惧流言日  

王莽恭谦未篡时

假使当日辨生死

平生真伪有谁知

周公是周公旦 

在周武王死了以后

周成王还小

就请成周公扶政

就协助那个 就临死

周武王临死的时候

就委托周公

就他弟弟周公旦来辅助

这个小孩当国君

他答应了

然后在后来的几年当中

他雷厉风行的做什么

几乎是独断专行

大家都说这个成王

恐怕以后那位子被他抢了

一看那个人那么横

那么不听别人的劝

自作主张

但是等周成王成年以后

周公把全管理的已经走向

安定富裕的国家移交给他

他国家权利移交给他

自己呢跑到山东去曲阜

研究《周礼》去了

研究《礼记》 《易经》那些去了

如果他当时

他在处理事情的那一段时间

他就那么凶巴巴的

那个时候他就死

谁知道他是个好人哪

那从人的身上

 

发现地王莽恭谦未篡时

王莽是西汉末年的一个历史人物

他后来篡位自己当了皇帝

他没篡位当皇帝的时候

他是对所有的人都非常客气

礼节非常周到 非常恭谦

那时候他是宰相

京城里面的官员 家里面

有什么大事小事

他都要么有时间了

他亲自去探望 

他亲自去探望

要么他派人去慰问啊

去庆贺那一些

连给他站岗的士兵 

晚上天冷了 晚上站岗

他都想着要说给这士兵

披上一件衣服 一件外衣

大家都说 哎呀 

这人太难得了

官当的这么大还那么客气

那么平易近人

结果呢把他皇帝给杀了

自己当皇帝了

属于他那么客气的时候

他就死了

那这一辈子的真假

就没人分得清了

这是从人的身上发现理

其实就是从人的 

与人有关的事情当中发现理

说 一个人学无止境

你要发现理

只能是说你多学了能多发现

学的少你发现的少

在好多人和事的身上

好多人的身上 好多事件上

都能表现出这个道理来

所以事无意中

也就能够为理做了铺垫

也就是你要讲的道理

你得有一些事

会联想到一些事例

比如刚才咱们说的学无止境

苏轼年轻时候是非常狂的人

为什么狂 因为才华高

所以好多人

他都不放在眼睛里面 

他觉得他懂的好多东西

他懂得比所有的人都多

据说他在他的门上

挂了这么一副对联

说识遍天下字 读尽人间书

说天下字都认识 

人间的书都知道

结果呢

在王安石手下他吃了大亏 

他是属于王安石的门生 

那个时候说了所谓门生老师

不是说有教育和受教育

关系的那种关系

而是说谁主考的 录取的

谁就是做师 你是他录取的 

你就是他的门生

是这种关系 

苏轼考进士就是王安石录取的 

所以他们以师生相称  

他经常去王安石家

也很随和 有一次他去

王安石不在家 

然后书童呢就请他去书房 

他知道主人和这个苏学士

关系特别好

就请他到书房里面去休息等着

他在王安石的书房里面看到

有一句话 有两句诗

但是没有后两句

他就在那心里面就笑

这老人家啊

人老了 脑子迟钝了 

写一首诗

以前一口气写几十首都可以

现在写一首

就只能写半首了放这 

那两句诗是什么呢

昨夜秋风 

昨夜西风过园林

吹落黄花遍地金

黄花是菊花 西风是秋风

说昨天晚上秋风刮过以后

菊花满地的掉 

苏轼说怪哉了

菊花不掉啊 菊花不掉瓣啊

菊花干了就枯

直接枯萎在枝上了

这一说以后呢

这一想了以后呢 

他就自作聪明

就在那后面接上两句

秋花不比春花落

收于诗人仔细吟

意思是秋花是不会落的

你这话没说通 没说对

后来他又等了一会儿

王安石不回来 

他有事他就先走了 

王安石回来以后

看看那诗被人加了两句

问这是谁来了

说 苏学士来了

王安石很生气

小家伙 不懂装懂

然后就把他贬到了一个地方

去当地方官

贬去当官呢

说 先下去当个闲官

以后有用了再重调回来 

到了那个地方以后

从春天去的 入秋以后

有一天晚上刮大风

第二天一看

 

那花园里面的菊花全部掉瓣

满地的那种黄菊花的花瓣

苏轼才想 才知道说

原来王安石把他贬到这来

是让他知道

有些地方的菊花是会掉瓣的

他马上很客气地

写了一封信 

去向王安石道歉 认错

王安石说 行

现在这里有空闲

你就回来当继续当京官吧 

就是在京城里面继续任职吧 

把他调回来

后来又过了一两年

又发生了类似的事 

苏轼又是在王安石的书房里面

看到王安石没写完的诗

明月松间叫 黄犬卧花心

苏轼又想 明月怎么会叫呢

还在松树当中叫呢

黄犬是黄狗啊

怎么回睡那个花骨朵里面呢

这一定是真的是老人家错了

于是他就在上面

用修改符号改了

明月松间照 黄犬卧花阴

就是意思

黄狗呢睡在花丛的树荫下面 

后来王安石一见又生气了 

这家伙这脾气不会改

不懂装懂 

又贬了下去当地方官

贬下去以后

到夏天的时候

也是春天下去的

到夏天的时候

他发现有一种虫子长的怪怪的

在那些花骨朵里面爬来爬去的

很有意思 就要问当地人

他的一个同事

说这东西叫什么呀

我没见过

这东西叫黄犬啊

苏轼吓出一身冷汗

黄犬卧花荫还真是有啊

他马上明白

说 那你们这

有没有叫明月的什么

鸟一类的 虫一类的

有啊

是一种身体很小的一种鸟

叫声特别悦耳

并且喜欢在松树上住

在松树上站

他才知道说原来自己不懂得

还有那么多

又写信去道歉 道歉以后

王安石知道他两次

肯定足够教训他了

就说 你可以回来

但是你先回你四川老家

探探亲

回来的时候

顺便帮我办一件私事

从长江三峡的中峡

给我带一坛子中峡水来

我要喂药吃 喂药

必须用长江三峡的中峡水

苏轼去四川回来了

路上一路看着风景又调回去了

高兴 船过三峡速度非常快

大家都读过那个相关的诗句

两岸猿声啼不住 

轻舟已过万重山

过的很快的 一下子

等他反映过来的时候

已经到下峡了

他就叫那个摇船的

船工说往回 往回

怎么能往回啊

这水这么急啊 

往上游去的船

都要找纤夫来拉纤

才上的去的

他想完了 那怎么办呢

他就问 中峡水和下峡水

有什么不一样

那船夫说 

你怎么问这么怪的问题

下峡水就是中峡水流下来的

哪会不一样呢

他说 再骗一会这老人一次

就灌了一罐水 一坛子水

回来以后去汇报

说 回来了

水已经带来了

王安石很高兴

当场就叫人生炉子煮水 烧水

然后呢泡他那个药

是一种茶 很稀奇的

王安石有哮喘病

人家那茶是拿来上供给皇帝的

皇帝呢知道他有这种病

这有奇效 就赏给他

但是水开了以后

一泡茶 王安石脸色就变了

你又骗我了 这是下峡水

你怎么骗我是中峡水

苏轼吓得赶紧跪下

说 这老人是怎么搞的 

这些也知道

以为是他诈他

有什么区别吗 

说上峡水水太急 

一泡下去马上出茶味

药效就跟着散 不好

下峡水水太缓 

还没泡开

水就凉了 也不好

中峡水呢 

缓急相继正好合适

苏轼才说 哎呦 

不知道的东西太多了

王安石最后再教训他一次

把他拉到书房里面

说 如果单单说我考你

你说显得我仗着年纪比你大 

现在今天你来考我

考什么呢 

苏轼说不敢 不敢也不行 

非要考 你就考我

考什么呢 

按书上描述的

他那书房四面墙都是书架

他说你随便从书架上抽出一本书

你念一句 我不能背一段

算我不学无术

苏轼又来兴趣了

不可能吧

这么多书都能背

然后就找啊找啊

又使小聪明

看灰尘最多的那一排 

就去扯了一本

刚刚念一句

王安石一把抢过去把书折了

背在后面然后背了一段

说 你记住了吗

说 记住了

来 对一下 有没有错的

果真没有错

苏轼才觉得说

哇 太恐怖了 

这老人懂得太多了

回来才写

把那个对联改了

发奋识遍天下字

立志读完人间书

这道理呢就是说学无止境

是从这些名人故事当中

表现出来的 说谁说学通了

学懂了 全懂了 不行

那么从人和事当中

能够找出这么多道理 

能够可以发现这么多道理

也就是好的道理

 

其实是对人和对过去的事 

对历史上发生过的事的

一种总结

是一种概括和总结

不是为了空说这个道理

说 比如说像学无止境这个话题

庄子也说过一句 

吾生也有涯而知也无涯

说我的生命的

是有边界的 是有限的

但是知识是无限的

后面还有一句

好多人没注意过

以有涯追无涯怠矣

用有限的生命

去追求无限的知识太危险了 

他想说什么道理呢

就是知识永远学不完  

你得好好保护自己

保全自己 然后呢 

才可能会多活长一些

然后多学 多学懂一些

在说理的文章当中 

能够说知道有分寸

能够联系物 景 人 事 理 

那说理的文章也不难

说理的文章咱们就说到这

这也是咱们这一次

讲座的最后一个内容

谢谢


厚望斋课程报名流程
 

aaa.png

 

· 关于我们

厚望斋简介

   厚望斋是火种文化旗下知名教育品牌,是依托北京市几大名校“文、史、哲”领域专家智力及资源优势,致力于中小学生课外人文素质教育研究和培训的专业机构。营运总部坐落于培训业集聚的海淀中关村,目前在北京有近二十家分校和教学部。自2001年以来,专注作文国学教育已逾十六载,秉承“完整成长,自由绽放”育人理念,以“精研人道,复兴私学”为使命愿景,历经三代名家智慧沉淀,自创“观察—洞察—体察”思维升级方法论体系,落实于教学实践,创造性地研发了涵盖学前到成人的作文及国学培训课程体系,实践证明这些教材理念前沿、体系完整、教法科学、效果卓越,收到一线教师与学生的广泛好评。厚望斋正以《语文教育的正道》,扛起语文教育第一品牌之大旗。
   正是在这样多年从事少儿教育领域的优势资源背景下,依靠人文社科方面超一流的师资群实力,厚望斋携手人民大学国学院成立了“大语文特长教育”基地。语文能力、文化素养是一个人发展的根基与根本,相信越来越多具有厚实传统文化根基,宅心仁厚的有才、有情、有趣的英才将从这里走出!


厚望斋作文培训——大语文先生

厚望斋网校

厚望斋官微

厚望斋咨询热线:

010-81737229

010-62196787

(周一至周日 9:30-19:30)

邮箱:hr@houwangzhai.com

Copyright ©2010-2019 www.houwangzai.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1035717关于厚望斋|加入我们|寻求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