厚望斋作文培训视频导师课——观察升华篇_第四讲:事
2018-10-13    来源:    阅读:

厚望斋作文培训视频,第一代创始人主讲

观察升华篇第四讲——事

http://v.qq.com/x/page/c01903lxan5.html

(点击观看)

厚望斋作文 升华第四讲.事

这一次咱们练习的是

从一件事当中

生发出联系联想和想象

同样是它与其它事与其它人

与相关的人与相关的物

相关的景 相关的理来联系的

原来

任何一件事都有它发生的具体环境

都有与这件事有关的人

那具体环境当中呢

有可能就是大一点的背景

比如风景 小点的小环境

那么和人有可能是形形色色的人

还有与其它事

比如说互为因果的互相对比的

还有一件事它能说明什么道理

当然有些事纯粹是娱乐型的

那含不含什么道理

恐怕就不那么在意了

只是觉得有趣也就行了

但是如果说会琢磨人

什么事情只要他觉得有趣

肯定都可以说归纳的时候

挖掘的出相应的道理

好 咱们先从头开始说

事与物的关系

那物一般会是些什么呢

比如说与这件事有关的玩具

为一件玩具影响了团结

为一件玩具影响了学习

都可能会改变就是说

改变与这些人有关的事的发展方向

也有可能是功绩

还有可能是动物植物

俄国作家契科夫写的一篇小说

叫做《变色龙》

里面那小狗就是与事情的发展

一直有关系的

说一个人被一只小狗给咬了

走在街上被咬了

当时他追那狗遇到了警察

警察说这狗是谁家的这么难看

这么难看还会咬人

把它打死算了

结果有人说是将军家的

它故意装作很细致的样子

重新审视了一遍说

哇 果然是纯种的名狗啊

旁边有一个人又说了

我知道不是将军家的

 

说我就说吗这狗怎么会是这样呢

将军家怎么养这么难看的狗呢

又一个人说是将军家哥哥家的

那变来变去的这件事的变化

都与这狗有关

特别是与这狗的身分有关

是哪一家的

好多事都少不了物

在中国的文学作品当中

有一部书叫做《儒林外史》

里面写了一个非常奸诈的一个人

非常坏

那个人租船回家

他租了船快到家的时候

他就想着怎么办不给他钱

怎么做才能不给他钱

然后在怎么做才可能不但不给他

还从他那儿拿点钱

于是他就想了 设计了

他故意装出身体不舒服的样子

然后拿出一盒云片糕来嚼

慢慢地像品尝了一样嚼着吃

吃了一两片以后懒懒地打个嗝

然后呢 把那云片糕就放在那船舷上

那摇船的艄公呢开始没注意

后来发现这有一盒开过的云片糕

摇着摇着拿一块来吃拿一片来吃

摇着摇着拿一片来吃

三吃两吃把那一小盒云片糕给吃完了

那坏人一看到这情况以后

马上就开始做他的第二步表演了

叫他的仆人快过来给我拿药

疼 受不了

说 您的药方在哪儿呀

说 我刚才记得放在船舷上啊

说 哎哟 我不知道是药

我以为是云片糕

就那个摇船的那个人说

我以为是云片糕呢

我不知道是药被我吃完了

说什么云片糕啊

这是治我的老毛病的专用药

特效药

从云南带来的老三七(音)

从东北带来的人参

还有从哪儿带来的什么

哪儿带来的什么

说的都是名贵的很难配的那种药

说我看你就划船的那个呢

当然不是船老板

船老板听见吵就出来说

你现在怎么办吧看着怎么办吧

他把我的药给吃了

然后说我看这样算了

拿我的名那(音)就是现在说的名片

把他送到县衙门

看人家怎么收拾他怎么罚他

那船老板呢觉得说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说哎呀算了老爷

这不吃也吃了

现在叫他赔他也赔不起

我就把这一趟船钱给省了

我就不收船钱了

不收也不行啊

把我这么贵的药吃完了

就只值这个船钱吗然后就开价

最后那船老板

不得不赔了和船钱一样多的一份钱

那在这件事当中

那云片糕就起这么大的作用

就成了道具

好多事就是说好多故事的发展

它和里面的物品关系非常密切

在《三言》故事当中

有一个故事叫做倒运汉(音)

转运洞庭红

说有个人啊一个读书人

运气挺丑的

但是那个人是个好人

书也读的比较多但是呢没考上

为人幽默开朗心好

但是不会经营

他父母原来家里面还算得上小康

他父母去世以后他又没什么特长

没什么技能

所以就日子一天不如一天了

有人就动员他说做生意

说北方到夏天非常热

扇子很好卖

于是他就和人家结伴凑钱

从南方倒了好多扇子

请那些当地名人提上字画上画

就往北方贩运

谁知道来到北方以后

连续一个月阴雨连绵

根本就没停 没怎么停过

后来打开一看呢全发霉了赔了

又听说南方哪个地方的

荞麦的种子非常贵

他们几个人说…给他支点钱

买点荞麦种上到南方去

运到南方去卖去

结果呢他们去晚了

人家早就从别的地方大量运来了

价钱还不如荞麦

不要说种子的价钱了

连普通粮食的价钱都赶不上

于是他得了个外号叫倒运汉

但是呢

他虽然说大家不和他做生意

但是呢不和他合伙做买卖

但是呢 有吃的好吃的好喝的

还是喜欢请他

因为他会讲故事啊说笑话呀

给大家逗乐助兴

有一伙人要出海去做生意

出海去做生意呢

说要做一个月的船

做一个月的船

那时间可就需要的多了

路上很寂寞啊

 

有人就建议请那个先生

请那个文先生跟着去

路上管着吃的管着零用的

然后让他讲点故事

让大家解解闷

但是这样恐怕不行啊

还是应该给他点钱

既然雇他请他了

于是大家凑了几两银子给他

他想着这钱又不是我一个人的

是大家凑给的

我自己拿来用有点于心不忍

于是他买了两大筐橘子

洞庭湖的橘子洞庭红

说是据说是颜色非常灿烂

但路上呢又是天阴下雨

在船上也没吃

一直将近一个月了比较顺风

船到了那个岛国

大家都上去做交易了

带货去的去卖货

带钱去的去进货

他什么也没有大家就说

那你就看着船吧

看着上面的东西

等我们做回来了让你好好玩一天

他在那儿看着船

他想着我那橘子会不会烂了

结果呢他就打开来

摆在那船舷上一摆

那当天天气又好

阳光下面那洞庭红那种颜色

闪闪发光金亮金亮的

当地没有橘子

那些人就看着就觉得稀奇

围上来看的人越来越多

他就拿着一个他包开吃

那些人觉得奇怪

还可以吃呢

他就包开几个分给这些人

每人一两瓣

大家觉得说这味道好极了

卖不卖

他说可以卖他知道

岛国的倒霉(音)用的那些钱呢

都一样重银元

但是价值的多少是按图案

图案最值钱的认为最值钱的

是上面有龙有虎的那种图案的

然后第二值钱的类似于十块的

面额的那类的是有鸟有鱼的

最不值钱的是有花有草的

但是都一样重

他说但是我只要最不值钱的这小钱

因为他知道回国来

银子是按重量来算价值的

结果大家就哄抢

这个买一点那个买一点

最后呢被一个很有钱的

当地一个很有钱的

把剩下的半筐全包走了

全买走了

他试了一下竟然有好几百两银子

那这橘子就成了

他第一个故事的道具

没有这橘子

他不会平白无故的得几百两银子

他高兴那些一起去的那些人也高兴

说哇 终于让他发一次财了

够他吃好几年了

往回赶路上船搁浅

船搁浅呢大家就没事干

就爬到那个岛上

他就自己一个人上了那岛上

那荒山顶上

他发现有一样东西特别怪

一大个乌龟壳

他说哇 乌龟壳还有这么大的呀

把它拉回去反正船上拉的东西不多

把它拉回去说不定可以以后

有孩子给他当小床

还有可以吹牛

让大家来长长见识

说我出海回来了

海上有这么的乌龟这是它的壳

它就找根藤子把那乌龟壳拴好了

往下托 托下来大家就笑说

文先生拉上宝贝了

一看是个大乌龟壳

大家边笑边七手八脚地

帮他抬上船

拿上船去然后第二天起潮了

涨潮了又往回赶

船可以走了又往回赶

到海边以后靠岸以后

当地的那些珠宝商人

特别是从波斯那边过来

做珠宝生意的那些商人

就来赶海

所谓赶海就是来买货

买他们从海外贩回来的那些货

人家挺讲究的

先是我订了这个船我订了

然后呢先请去吃迎风酒喝接风酒

但是吃饭的时候有讲究

谁买的东西最多最值钱

个人报个人的然后排座位

这文先生呢什么也没买

就排在最末尾

酒过三旬以后

他们就开始去看货了

那波斯商人一见那大乌龟壳

眼睛发亮啊

说这是谁的宝物啊

大家不知道以为说他开玩笑

说这文先生的

文先生卖不卖说

说文先生这宝货卖不卖

见他说的有点严肃

他就顿了一下说合适还是可以卖的

说那请回去重新摆酒席

请文先生做上席

大家觉得说这波斯商人

眼光那么厉害可能发现这东西

真的值好多钱

就那带队的商队带头的那个

拉文先生的衣角说

意思是说你别说话我帮你讲价

说文先生准备要多少钱

文先生说由他说吧

他就扬起手正一下反一下

这巴掌正一下反一下

那波斯商人呢想了想说

五万两黄金不算贵

但是我这儿的黄金只有4万多两

这样行不行

我把这城里面的属于我的商铺

土地还有货全部让给你

凑个五万然后买你那宝货

说可以

说那大家这样说了以后

就签协议画押

每一个一起去的

每人给200两银子的公证费

在上面画押说不得反悔

大家觉得这东西

怎么会值这么多钱呢

五万两黄金啊

结果那波斯商人

把他的那些房产的那些凭据了

那些货了那些现金了

都拿来让文先生点货

那现在你可以锁上门了

我就先拿那宝货我就走了

钥匙也交给你了

大家觉得越来越觉得怪

说那东西怎么会值这么多钱

那波斯商人说行

现在事情已经结束了

我就告诉大家吧

这叫圜(音)

 

他说你们中国的古书上有记载

龙生九子子子不同

这是龙的第四个孩子

龙的九个孩子呢

只有最大的那个生下来就是龙

其它都是成别的

然后呢长到若干年以后

它才蜕壳变成龙

比如说像鲤鱼

跳过龙门才成龙的

而这圜呢要1000年才蜕壳

有人抓到不满时间不到的

但是里面的珠宝呢

也没长齐等它自己蜕壳呢

好多就只是蜕在海里面

根本就找不到

是文先生运气好

才在荒岛上见到

他说这圜的肋骨

总的有每边有九根肋骨

那肋骨的每一头有一颗珠宝

叫做夜明珠

如果说拿到我们波斯去呢

每一颗珠宝都可以值2万两黄金

实际上这个珠宝商人也挣了一大笔

这件事的巧

前面巧在橘子上

巧在橘子上大家以为说到高峰了

但是后面接着更巧

一个乌龟壳竟然让这文先生赚了五万块钱

那波斯商也大大发了一笔

那这就是写事过程当中的物

它所起的作用

事当中的景在写事的过程当中

这景呢它起的作用

虽然不一定有物这么大

但是还是非常重要

不是那个地方不会出这种事

不是那个环境不是那个条件

不会出这种事

比如说是晚上因为辨别不太清的

看的不太清楚的事

就不会发生在白天

就肯定是晚上

所以像在树林里面

你就不可能说光以鱼的什么什么

多少故事

那环境也是挺有关系的

这与环境有关的

特别是其它那种突发的

比如说火灾 地震或者干旱 洪涝

在这些情况下出现的事

那就是特殊的

所以这也应该挖

事情当中的人但这是因为

你写事为主的

那么事情当中的人

是对这件事的发展变化

有促进之作用的才可能会有价值

但也有一种情况比较特殊

就是一件事往往有好多人

参与到里面来

但是参与到里面来呢

作用不一样

甚至通过参与这件事

就看的出个人的不同的看法

这些人的品德呀 见识啊

都有些什么不同

我遇到过这么一件事

有一次我在一所小学里面上课

上中文课上着上着

前半节讲完了后面是写大作业

刚开始写哗的一声

一个女同学吐了 一桌子都是

教室里面引起了一小阵骚动

然后呢有两个女生

赶紧说扶着她去洗手间去洗漱

另外有两个大喊大叫的

赶紧送 送医务室

喊是喊 没动

另外还有几个话也没说什么

也是女生就跑过来找纸来擦那桌子

让我印象比较深的是一个

平常很不说话的一个男生

他从门背后拿着那簸箕

就往楼下跑

一会儿他拿来了一簸箕的那个细砂

就是学校那个跳远沙坑里面的砂

拿来淹那些呕吐物

有几个什么也没说

在那儿像没发生什么事一样

继续写他的作业

还有一两个这样说真臭

你看这么一件事发生了

旁边的这些人的反应

就很能够让人有感触

热心的不爱张扬的喜欢喊

但是没有行动的

冷漠的没有感觉的

对别人的痛苦不但没感觉

还感到厌恶的

竟然就是通过这么一小件事

引发出来的

那么这实际上这件事当中的人

又少不了可以说明好多道理

人与人不同

这件事可能会和其它事有关系

有可能是因果关系

也有可能是互相对比的

在我们看到一片繁华的那种街头

大马路人来人往的

大家的情绪都比较好的那时候

有可能你就想到战乱当中的

那些电视上播出来的

战乱当中的画面灾区的画面

并且相关的事

就会让你有所触动

那么这些事的触动

能够触动你的那就是它的价值所在

写一件事如果不能够感动人

不能够让别人

不能对别人有所影响

那这件事是做的比较失败的

写的比较失败的

哪怕像在自信阶段我讲的那个例子

一件无聊的事一件好笑的事

说是人家李大爷准备去拉白菜

去送亲戚两个小学生

为了想做好事

竟然把白菜给下下来了

费了两遍工夫

那也是说明说要做好事

你也得先了解先调查

不然你的好事

可能不但帮不上忙

还会造成麻烦

所以有一个词叫帮倒忙

就是这种情况

不帮还没事帮了还越帮越忙

但是这种事至少能够表现出

就是说做一件事以前

要考虑要了解

第二这两个小同学的做法

虽然结果不好但是呢

动机是非常好的

其实人呢事啊理啊

从事情当中引出来的这些呢

大部分可以说是杂夹不清的

是混在一起搅在一起的

发生事情肯定有人参与

有人参与肯定就会涉及到

某些道理参与的太多啊

参与的表现啊

就很能够让人看的出来

把事情写好那就开始提到

中间边写边评论

边描述一下周边的环境

同时呢也描写一下相关的物品

那就是加细加艺边叙边述

有一种文体写人的

叫做平传是边写他的事边评论

那么这种方式是解决

把气势文章写成流水帐的

最佳的方式最好的方式

文章被写

流水帐那可能就是太平淡

就是说来了一个人做什么

又来了一个人做什么

如果是说他精心设计这种东西

那可能会有价值

只是那价值不一定是你看得出来的

好 同一件事里面

能挖出多少道理来呢

那就不好说了

不同的人可能看法不一样

因为它关系到这个人本身的

就是说他参与的评价的人

本身的那些兴趣爱好啊

特长啊志向啊知识程度啊有关

近代有一个文学家叫刘玲(音)

那个人好酒好的很有名

天天喝基本上天天醉

他妻子为了警告他

就把一条虫子放到酒碗里面

那虫子挣扎了一下就死了

然后呢就把那碗

连酒带虫子收起来

搁了两天三拿去给他看说

你看一下这酒好毒啊

它会把虫子弄死

那你喝那么多也会把人给弄伤

弄死的

刘玲的看法就不一样他说

你看 放这么长时间它不烂不坏

说明这酒保护肉保护的好啊

那个人出于不同的目的

它就可能会有不同的看法

就是说它可以总结出不同的道理

古代有个君王

给另外一个国家的君主写信的时候

因为灯不亮他就分咐手下人说

点蜡烛边说边不自然的

把点蜡烛这三个字给写下来

写下来以后也没注意看

就封起来送给对方了

派人送给对方了

对方发现凸凸的有三个字

说点蜡烛什么意思

于是就想点蜡烛是崇尚光明

崇尚光明就是做君主的一样要明白

要任用贤人疏远小人

于是照着这样做国家得到了治理

这是他从他自己的那个角度来说的

他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理解

 

当然挖出来的道理越有普遍性

越有价值多数人都认可的道理

最有价值

很偶然的一件事发生了

可能会有些人无动于衷

有的人呢可能会觉得说振动很大

并且可能改变了他的某些情况

那么这件事能够说

一件事有可能会有好的波折

不同的阶段可能对不同的人

有不同的启发

所以设计这接下来就说这问题

设计故事情节的起伏

那就是一种技巧了

不是让他不是平铺直叙的

设计起伏

设计起伏呢

也就是说比如说像

古代的那些小说经常会用这些方式

写到写到精彩处停

重新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去说另外相关的另外一件事

然后再接着说这一项

在现在如果说缩小下来

咱们叫做插叙

这又是一种叙述的方式

好多同学都知道叙事的文章

有顺叙 倒叙 插叙

顺叙就是按事情发展的先后来写

开始怎么样后来怎么样

结果怎么样

倒叙呢 千万别理解为全部倒过来

如果说全部倒过来了

那没人看的懂

不心你把一盘录像带

倒着放恐怕你看不懂出了什么事

还是说先把结果摆出来

让人注意说有这么一件事

最后再慢慢的叙述

它是怎样发生的后来怎么发展的

才接到结果

而插叙呢可能是同时

在主要叙述一件事的时候

叙述好多与这件事有关的好些事

中间穿插的在哪个地方穿插

可能就是讲技巧了

就是在重要的

人家想往下看的时候穿插

那叫悬念留点悬念

再接着往后再补

甚至说到精彩处大家可以明白

大体的意思

一下子停手不写了

不往下写了悬念留的长

那也是一种曲折的表现

一种现象一件事发生在咱们身边

咱们会不会认为它值得

就是说你会觉得它值不值得

你写一篇作文

那也得看你的眼光

你觉得说这眼光你自己的眼光

凭你自己的看法判断下来

说有价值可以提醒某一些人该怎么做了

或者不该怎么做了

那你就只管先写下来

多简单的事说不定

都可以挖的出它的价值

挖的出它的道理来

吃饭吃饱了吃撑了

撑了走不动了把肚子撑坏了

这是好多人有过的事

但是有几个人能想到说

什么再好的东西都要讲究分寸

就是讲究度呢

这就是眼光问题了

说吃饭行只掰一小口馒头给你吃

那是不够吃

解决不了肚子饿的问题

连塞十来个包子

让你吃完那是会把人撑伤的

都是分寸不合适的表现

那么吃饭这么简单的事

就可以挖的出道理来

这挖道理和在写人的过程当中

挖道理找道理

找能够对别人有影响的道理

有共同的一个要求

就是你懂得的道理越多

你越容易发现

越容易触类旁通

如果你懂得了太少

你可能永远只是觉得

这不行怎么怎么不好

或者说好肯定是好

你说帮助人本身是好事

但是帮倒忙

那一件事评判它的是非

评判它的善恶

还不是简单的说大家说是

你就说跟着说是

说不是 你就跟着说不是

要会自己有思考

比如说有个同学

偷了另外一个同学的一样东西

大家肯定说偷东西就是不好

但是你明白这整件事以后

你就会发现这做了一件好事了

原来另外那个同学呀

因为头天被高年级的同学欺负了

今天他特意带来一根铁棒

藏在书包里面说下课

就去怎么怎么找那个麻烦

找高年级那个人麻烦

这同学劝他劝不住

只好把它藏起来了

没争得他同意就把它藏起来了

结果他没了铁棒他也没那勇气了

就没打的起来

这实际上是在帮人

小时候在上幼儿园和一二年级的时候

还有更小的时候

家长和老师都劝说别撒谎

撒谎不好好孩子应该诚实

其实你到八九岁以后

十岁以后你就应该自己会琢磨

撒谎也看他目的是什么

如果他目的是骗取对方的钱财

损人利己那当然是坏事

但有可能是在帮助人呢

比如说一个老人生重病了

住进了医院

你们几个都是医生

经过会诊发现老人得的是绝症

没法治好了

生命可能最多能延续一个月左右

那如果那病人问你说

医生我这病怎么样啊

还有希望吗

你是说真话还是撒谎呢

恐怕说真话不好吧

哎 老家人你只有一个月的时间了

想吃什么叫家里面买吧

想看什么赶紧交代吧

只能骗他说了没事会好的

你安安心心的养着

但对他家里面的人呢

又不能够撒谎要告诉家里面的人

事情很严重

那他得分对象分场合

在这对老人对病人来说

它是好事

撒谎它是好意的

大家可能都听到过这一个词叫

这个短语叫善意的谎言

其实说来说去每一个家长

恐怕都对自己的孩子撒过谎

我自己就撒过不少

比如说孩子生病了

吃药嫌苦不吃

你难道说苦就苦勇敢的吃

这效果不好是吧

不苦 只是有一点点苦

吃下去马上喝水就没事了

其实再苦的恐怕也只能这样说

打针不打疼

说不疼就像蚂蚁叮一口一样

行 这种谎呢实际上是善意的

是非善恶美丑在评价一件事的时候

这些标准一定要多琢磨

它在一件事的不同阶段

可能是一个标准

发展到另一个阶段

可能又是另外的标准

原来我教过的一个学生

上大学以后上了大学二年级的时候

给家里面给他的同学

写了一封信说他回去

他要好好地揍他爸一顿

听到这个话恐怕多数人都觉得

不可理喻

这人怎么了要揍自己的爸呀

那了解的人就明白了

他爸是个吸毒的

他姐姐十六岁的时候

就被他爸给卖了

后来呢他妈妈也被他爸给卖了

现在他妹妹才十四岁

他爸又准备卖了

说儿子打爸肯定是错的

我们既然知道这件事

怎么解决难道说帮他打

不行啊我们只好是通过派出所

通过公安把他抓去强制戒毒

那事情也就有大家意想以外的结果了

如果是由着他来打一顿

行了说不定他的前途就毁了

毕竟名声也臭了

再怎么坏他也是爸呀

但是这样解决就是一种

还有没有更好的解决方式

说不定还有但是我们着急着

没想的起来

也就是说评价一件事

从一件事当中

去发现某一些方面的道理

这和人的思考能力

和人的智慧大有关系

事情的价值把他的道理挖出来以后

你倒不一定是非要专门做一段

把这道理给点明了

像好多寓言他就不需要这样点明

有一个佛经故事叫做

《离人食盐欲》(音)白易经里面的

说有一个人有个傻子到别人家

到别人家人家请他持法

他发现菜没有味道

主人就给他放了点盐加了点盐

他觉得好吃了

后来他就想加这么一点就这么好吃

那如果说我多加肯定更好吃

于是回家来在菜里面放了好多盐

结果就不需要说了没法吃

那么人还被人笑

说这种做法还被人笑

那这道理不需要你专门总结一段说

这说明了什么什么什么

不需要

就因为作者就写文章的人

用不着每一篇都把这道理

给总结出来

所以咱们的课文语文课

才说让读的人来归纳中心思想

这归纳中心思想呢又有一句话

说有一千个读者

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

也就是说个人读下来的理解不一样

因为他和读的人的生活经验呀

知识见闻啊这些有关系

你写下来了让别人想

我特别有意见的就是有些老师

让同学背那个中心思想

只能说明什么

其实你写这么一件事放着

人家怎么想的只要说能够

从不同的角度得到更多的启发

就行了

 

在辨别事情当中的理的时候

刚才说的是非美丑

不是这唯一的

也就是说不会是

不是的时候是错 不错就是对

因为事情本身和人

就是人之间的事情本身

它可能会有多面的

不要简单说这是对的

要不对就是错了

没有唯一的答案

可以自己多琢磨一下

有些只是说不够好

有些说还没有完全成坏事

这些都是可以

放在道理里面来理解的

好 关于事情当中

在写事的过程当中

咱们就注意这么几点

一个把它和相关的物景人事理

分别联系起来来分析

分析出特别是最后一项

分析出中心包含的一些道理

如果说一件事

你想写的生动形象

还得考虑一下设计这件事的波折

有一个词叫做骇笑

骇字是害怕的那个骇

是一个马字旁辛亥的骇

骇笑是被吓住人们吓得

被吓以后竟然会笑

那会是什么样的事呢

你见到用那个词的那些文章

你一琢磨你就发现了

原来是挺恐怖的

但是让人觉得忍不住

还会笑出声

有一次就我刚工作的时候

有一次真的遇到让我骇笑的事

有一个老教师本校的老教师

对我说给我说远处走过了两个同学

说听说过吗这就是海军的儿子

这是空军的儿子

我说我们那哪来的海军空军啊

他说是这样的

他们的爸去包公路(音)

然后呢省了一下爆炸回来

准备去爆鱼

就把那竹排划到河中间

找水深的地方扔炸药

结果呢炸药太多绑的线一扔掉以后

就缠在竹排的一头

一炸一掀一个直接被掀了幂在海里面

水里面一个是被塴到空中

好在两个人都只是受伤没死

他说塴在空中的那个人的外号

就叫空军

幂到水里面的那个呢就叫做海军

我说想着那种惊天动地的

那种恐怖的那种样子

竟然会编出这么有那种

就是说这种很恐怖的事情

竟然被人传成两个让人琢磨不定的词

还特别形象

我觉得终于知道这就叫骇笑

那这些细节好多细节

如果说你不说清楚中间可能就有漏洞

在写故事的时候

事与事之间的

事联系到别的事的时候

有可能你把一个细节留出来

就在你写这件事的时候

人家就想的通了怎么会发生这种事

我和那一件事的某个环节有关

在一个陌生的地方得到了一个人的帮助

那个人好象认识自己

自己已经记不清了

那他肯定关联到另外一件事

什么时候认识的

他可能帮过那个人

然后重点放在就是在事情当中

把道理给挖掘出来

挖掘出来以后又不一定要点评

你发现然后所以带着这种感觉

来叙述这件事

那也就是比较有技巧的叙事文章了

写事的文章呢咱们就介绍到这儿

即使你口头汇报能够汇报清楚

老板听也不一定能够听的清楚

你讲那么多所以这个时候

口头汇报还要加一个文字汇报

口头简单的汇报

老板这个事我准备打算怎么办一二三

好 再把报告递上去

具体的详细的内容

我写在这报告里边

所以说这个就等于说

我们要把这个报告

也要把这个经过和文字配合起来

第五个技巧 第五个沟通的技巧

就是提建议的技巧

我们作为一个员工

出于一种责任心把工作搞好

从自己的角度来讲

给老板提一些建议是很正常的

也是一个员工积极上进的表现

但是我们在提建议的时候

一定要注意不能够伤害上司的自尊心

不要伤害上司的自尊心

有时候部下

可能想把自己的一些想法付诸实施

而且不仅要给向上司提报告

而且要把报告如何变成建议

部下在提建议的时候

不能够剥夺上司的选择权

老板我有觉得这个事就应该这么办

这就不是建议这就是一种命令了

这就会伤害老板的自尊心

老板这个事我觉得这么办

你看看合不合适

就等于说你把这个选择权交给了上司

上司是上司

上司决策权选择权是在他手上

所以说老板我觉得这个事这么办

一二三四五你觉得合不合适

这就是把选择权交给了上司

把决策权交给了上司

这就没有剥夺

这就给上司留足了面子

如果说老板我觉得这个事

必须得这么办

如果不这么办就办不了

那么这个你就等于

没给老板留一点面子

这就相当于一个工作指令

不是一个建议了

另外就是等于说提建议

就等于说和提问一样

如果你老是说我怎么怎么想

我怎么怎么样

就很容易让上司产生烦感

有些东西你只说一遍就够了

是不是

即使上司有时候

即使上司勉强接受了你的建议

但他心里会留下对你的烦感

这个人骄傲自大这个人容易翘尾巴

这个人自实能力很强

不把别人放在眼里

你就非留下一个负面的影响

最后他就会把对你的建议

也就是应付了事不了了之

由于你得不到老板的真正的支持

你的建议不一定能够产生好的效果

相反如果出现了坏的负面的效果

老板可能说这就是小王说的

这是小刘说的

就把责任推到你身上来了

所以说我们提建议的时候

一定不要伤害上司自尊心

把这个选择权交给上司

第二就是根据各种建议用不同的方式

用不同的建议比如说

你觉得怎么样啊

这就是一般的建议

明天我和小刘去你觉得怎么样啊

这就是那个

第二个就是这样不行吧

用否定的方式引起上司的肯定的方式

明天我10点钟到这样不行吧

明天我10点钟到客户那里

这样不行吧

我说的不行实际就是

要引导上司说行你就10点钟到吧

就引导上司来肯定你的建议

我们是让张三去让李四去

还是让王五麻子去

你看看谁去合适

这是让上司选择

你让张三去或者让李四去

或者让王五麻子去

就等于多个选择让上司去选择

就保证他选择的权利

这就是那个就等于说老板

这个会我觉得到上海去开

你还有什么看法

 

就等于说让上司就等于说

去增加他的建议

上司说我觉得到南京去开也可以

就让上司去增加

我还有这样的方案

你看觉得怎么样

就是让改变一下角度

就改变一下角度就总而言之

对不同的方案用不同的建议的方式

另外就是我们的建议

再圆满也要留些空白

让上司来做补充

让上司有成就感本来这个事

这个建议本来提四条建议

就能够把这个事

比如说老板这次筹备会这次会议

我觉得应该是这么去开

一二三四本着这四条

你都知道

但是你可能是说一二三

第四条不说了

第四条让老板去说

让老板觉得在你的建议基础之上

去补充去完善

那他的成就感就上来了

所以说我们有时候很多话

不要说的太慢

我们有时候不要做的太圆满

留一些空白留一些空间

让上司去发挥他的余力

让上司去满足它产生一种成就感

我觉得这对建立双方的

相互信赖的关系是很有好处

好 我们如何与上司协调相处

这个就讲到这里

总而言之

我觉得我们作为一个部下

作为一个普通的员工

与上司打交道是我们成长的最关键

如果我们与上司的交道没搞好

关系不协调的话

那么你在这个职场上

就没有很大的发展空间

有很多人说我这个公司不行

我不到那个公司去就可以了吗

一般的来说做我们白领

我们有权选择公司

但我们无权选择我们的上司

而且我在给你一句话

天上上司一般黑

也就是说你到哪里基本上司


厚望斋课程报名流程
 

aaa.png

 

· 关于我们

厚望斋简介

   厚望斋是火种文化旗下知名教育品牌,是依托北京市几大名校“文、史、哲”领域专家智力及资源优势,致力于中小学生课外人文素质教育研究和培训的专业机构。营运总部坐落于培训业集聚的海淀中关村,目前在北京有近二十家分校和教学部。自2001年以来,专注作文国学教育已逾十六载,秉承“完整成长,自由绽放”育人理念,以“精研人道,复兴私学”为使命愿景,历经三代名家智慧沉淀,自创“观察—洞察—体察”思维升级方法论体系,落实于教学实践,创造性地研发了涵盖学前到成人的作文及国学培训课程体系,实践证明这些教材理念前沿、体系完整、教法科学、效果卓越,收到一线教师与学生的广泛好评。厚望斋正以《语文教育的正道》,扛起语文教育第一品牌之大旗。
   正是在这样多年从事少儿教育领域的优势资源背景下,依靠人文社科方面超一流的师资群实力,厚望斋携手人民大学国学院成立了“大语文特长教育”基地。语文能力、文化素养是一个人发展的根基与根本,相信越来越多具有厚实传统文化根基,宅心仁厚的有才、有情、有趣的英才将从这里走出!


厚望斋作文培训——大语文先生

厚望斋网校

厚望斋官微

厚望斋咨询热线:

010-81737229

010-62196787

(周一至周日 9:30-19:30)

邮箱:hr@houwangzhai.com

Copyright ©2010-2019 www.houwangzai.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1035717关于厚望斋|加入我们|寻求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