厚望斋作文培训视频导师课——观察精进篇_第五讲:理
2017-10-13    来源:    阅读:
 

厚望斋作文培训视频,第一代创始人主讲

观察精进篇第五讲——理

http://v.qq.com/x/page/d01904mj1qu.html

(点击观看)

 

厚望斋作文 精进第五讲.理

这一次呢 咱们说

怎样说好一个道理

把道理说好

好的标准是什么呢

就是能够服人

这一次呢 咱们讲

怎样说好一个道理

好的标准是什么呢

就是能够服人

让对方相信你说的

并且呢你主张了

他也同意你的主张

甚至愿意和你做

你反对的他也跟着反对

那就叫服人

我们说以理服人以理服人

是服人心不然

礼服人才算是口服心服

能够服人的道理

能够服人的理是什么呢

在自信阶段咱们提过一下

就是公道 公正

说有这么一个寓言

说是燕子和蝙蝠在那儿争

争什么 一个说 燕子说

天上的圆圆的会发光的那个

是太阳那是热的

蝙蝠说天上的圆圆的

会发光那个叫月亮那是凉的

两个就争起来 互不相让

那么在鸟类当中

谁最有权威呢 凤凰

它们就准备去找凤凰去做裁判

谁说得对

路上他们遇到了麻雀

麻雀就悄悄的对燕子说

你最好别去了

凤凰现在懒得很

 

它的事基本上交给猫头鹰来做

大家可以想一下

如果猫头鹰来判

它会怎么判呢

它们都是各执一端

认为说自己就是对的

别人肯定是错的

能够服人的理才是正理

偏执 各执一端

都认为对方就是错的

自己是对的

首先就是偏见 要克服偏见

哪怕是自己的这一方有短处

也别护着 瞒着

或者是文过饰非

那理直气才能壮

单单有理还不行

还要有充足的理由和根据

理由是什么 

根据是什么

这在自信阶段

咱们讲的比较细

还需要一个是具体了解的是

具体问题具体分析

有些事在这种情况下

可能是对的

换一种情况可能就不对

说有一个农民 那一年

收了一个大的一个南瓜

超大的一个南瓜 很高兴

就拿去献给国王

国王很高兴赏他好多钱

还封了他的官

一个牧场主养的一头牛

也是长的特别特别的大

比一般的牛大得多

他听说那农民送了一个瓜

就得好多钱又得一个官

他就把那头大牛牵去献给国王

国王说 真好 果然是忠臣

把那个大南瓜赏给他

这因为具体的情况变了

在国王这边的时候

他觉得这个南瓜

本身就够稀奇的

一个农场主他不缺钱

一个牧场主他不缺钱

赏他的钱没有多少意义

其实他就是奔着钱来的

这里因为不具体情况具体分析

结果呢 肯定

那牧场主心里面肯定就

不可能会说觉得

这国王会有个公道

这个理直包括是

为大多数人着想

要尊重社会公德

尊重他人

这些都是大家关注的

比较正的理

那么你找了理由和根据

可能是你自己原来

有过印象的某个故事

也有可能是某句名人名言

也可以是人家流传的

那些格言警句

那么这些充足了以后

对方就没话可说了

那么说理的文章有

大体可以

现在咱们需要掌握的是两种

一种是立

就是让自己的理由成立

让大家相信自己是对的

一种是博

批判对方的错误

让别人知道他那个是错误的

在中学呢称为立论和博论

这立论就是把观点竖起来

竖起来以后它站不住

就找根据把它扶住

而博论是对方竖了这个

你看他错了你就拆他的

那些支撑的那些理由

拆这个说这是错误的

拆这个说这是错的

于是他所有的理就倒了

那么最怕的是

刚才说的偏执一端

还有一种是选的理由

选的不够典型不足以服人

说 我们老师说了 校长说了

某某名人说了

那肯定分量是不一样的

昨天咱们才说了个妈说

就是在自信阶段

咱们讲过妈说那个例子

这是最苍白的

他妈妈可能说的时候没错

但是他把这道理都转给别人

说我妈就这样说的

那可能就错了

 

有一次我在讲一个例子的时候

有个同学就没想通

我说结交需胜己 似我不如无

说结交一定是超过自己的

如果都像我一样

都像自己一样

那不如不结交

那同学说我们就是这样

我就这样 我妈说了

我下棋不能和比自己

段位低的人下 手会臭

老师现在这样说

那证明我妈说对了

我说我说的话没说完呢

还有道理呢

这个如果大家都认定说

什么都比自己强的

那没有人找到朋友

比你强的人家不烦你

不耐烦和你交

不如你的你不耐烦和人家交

我想说的意思是某方面比你强

你就值得和他一交

然后取长补短

我这话呢

他妈说的可能也是对的

只是说下棋

我说的是说在各方面综合一下

他某些方面比你 你和他结交

可以从他那儿学到一些东西

你也可以把你比他强的东西

介绍给他

那就是两边都认可的

两边都有益处的

那好的理由和根据

是真实的 有规律性的 普遍的

真实的东西

它不一定是普遍的

它不一定是有规律的

比如说路上捡到一样东西

是不是真实的呢

真实的

但是好多人为了说那句话

说是你这从哪儿来的

路上捡的

有本事你再捡一个

当然没法再捡了

因为它不是有规律的

它只是偶然的

虽然真实

这不能说明问题

就像说如果说因为路上

在路上捡过钱

捡过其它东西

就说得出一个结论

说是走路要随时看好路

可以捡东西

那就荒唐了

它必须是有规律性的 普遍的

个别的那些个例

能不能说明问题

看 如果会说

也偶尔能说明问题

你为证明北京的冬天很冷

那北京的冬天

街上照样有人吃冰棍

这例子能不能说明这个问题呢

我倒是觉得能 能说明问题

但是你要换角度了

如果你觉得北京的冬天好冷啊

路上有好几个人吃冰棍儿

那就说不了 说明不了问题

但是如果你换一种说法

换一个角度说

很冷 大家走路的时候

嘴里能冒出热气

冒出水雾 白气

突然对面来了一两个小年轻人

拿着冰棍儿大口大口地咬着吃

大家都像看

外星人一样看着他们

这就能说明问题

就个别 不带普遍性的

就看用的技巧

说北京的冬天冷

前年北京电视台

还播过一条新闻

有一个七十来岁的

一个老爷爷 

穿着一件小背心 

一条裤衩

去坐公交车

大家都以为说

他是不是有什么毛病

更奇怪地是他抱着那个孩子

抱着一个孩子

那孩子抱得严严实实的

旁边的人就问他说

老爷爷 你怎么了

穿这么少不冷吗

我长那么几十年都是这样穿的

不知道什么叫冷

这就很典 

竟然就说这么一件事

惊动了电视台来当新闻拍 

播出去

那它就可以说明问题了

你说如果说想证明

北京的冬天很冷

小伙子吃冰棍儿 

老爷爷穿着裤衩 背心

上公交车

 

那就自己拆自己的观点了

一定要找那些有规律的

有普遍性的

如果没有普遍性

没有普遍的价值

那你就得会换角度

不然的话就不能说明问题

不能说明道理

还得注意一点

你引用的那个道理

考虑到当时当地的情况了没有

如果没考虑到

可能也会用错

这件事发生在那个地方

可能是对的

在那个地方做可能是对的

换一个地方可能就错了

有人开玩笑说是

有个公司招聘人

那是做服装的

说招聘一个

非洲一个国家的市场部经理

题目是怎么到那边

推销自己这厂的白衬衫

好多人就说

设计怎么推销的方案

怎么 只有其中有一个人说

那地方人根本就不穿白衬衫啊

太热了 汗太大了

一穿一会全部就汗圈了

如果说他们设计的这些东西

如果换一个地方

可能是很有价值的

但是放在那个地方

可能就没有价值

当时当地的情况

刚才说的是当地

当时 在这个时候需要的

合理的 换一个时间

可能又不合理了

这种例子就更多了

就不需要一一举了

考虑当时当地的情况

然后呢 考虑它的

当事者的心理

刚才说大南瓜和大黄牛

实际上就是

当事者的心理是对的

别人想起来该不对

那么怎么避免这些问题

让它有普遍性能代表公众

你不能因为说

你发现一件不好的事

你就把所有相关的事都否定了

有个人听到这么一句话

叫做水火无情

他当时就不知道

水和火怎么是无情的

结果不久他一个朋友

家里面失火 把人给烧死了

他知道了

原来火无情是这样的

然后他就再也不生火了

就买熟食 吃凉的

后来他另外一个朋友

又落水死了

他说 哇

原来水也是这么可怕的

于是自己就断水

再也不和水打交道

结果把自己给折腾死了

那 在你哪个时候

在哪种情况下可能是对的

换一个地方 换一个时候

可能就成谬论

所谓谬论就是不经过

就是经不住推敲

经不住说的

经不住多分析的

那些错误的理论 荒谬的理论

那么写好说道理的文章

条件是那些

然后具体方法主要用在

找根据这一项上

比如说用寓言来说道理

也就是一件事

专门说明一个道理

这是一种方法

还有的是推

比如说对方说错了

你就照着他这个推下去

把它的错误放大

放大了以后他觉得不对

那也能够说明道理

但是不论用什么方法

得先考虑一下前面这些条件

比如说当时当地的情况

你得对事件本身

对你引用的事件本身

真的理解 

真的理解的透 理解的熟

那效果才会出得来

不然可能都是无效劳动

原来我为了证明

教科书上的狐狸

那形象应该改

原来不是一说狐狸

就说狡猾的 狡猾的狐狸

我先从狐狸为什么被人称为

狡猾的动物开始说起

一个狐狸机警

它确实是很机敏

警惕性很高

人不容易逮住它

 

第二个呢是

狐狸的皮毛特别贵

像现在卖的那个狐皮大衣

狐皮衣

连是人工饲养的狐狸的皮

都是几千上万的

更何况是天然的那种

那就更贵了

从古代到今都是说是很值钱的

又值钱 它又机警

于是人就可能给它编一些

关于它怎么狡猾了怎么弄地

它确实有好的防范的本领

比如说像黄鼠狼一样

放臭气 排臭气

让狗的鼻子暂时失去作用

追不上它 会装死

我还真见过狐狸装死的

原来我们家

我父亲支着那个铁夹子

夹那个小野兽的

就夹到过一只狐狸

当时没死

我们看到的时候

我们去检查的时候看到

只是伤了

在那儿眼睛一瞪一瞪的

我就连夹子一起提着回来

提着回来呢 在路上我发现

这家伙死了 没气了

我说那就不需要给它夹着了

死掉还夹着也太残酷了

我就把那铁夹子一打开

刚打开 啾 的一声它跑了

因为得不到它就怪它狡猾

这是人性的一种弱点

其实像狐假虎威

说它狡猾很不公道

说那狐狸和乌鸦说它狡猾

那也是虽然有道理

但是也不全是它的过错

那么狐狸的正面形象

有没有呢 有 多得是

在《聊斋》里面就经常有

狐狸 好狐狸精

那些狐狸都是长得很漂亮的

有情有义的 知恩图报的

真正坏的倒还是人

死了以后变成了鬼

那再往前找 

最早的狐狸传说是正面形象

大禹治水的时候

大禹治水得到过狐狸的帮助

据说秃山(音)是他的妻子

就是一只狐狸

因为大禹治水的时候

它每天白天睡成人形

在那带着人做

晚上呢她怕耽搁了时间

就自己变成熊在那自己刨

结果他妻子来看到呢

吓了一跳 结果又跑了

大禹才知道她是一只狐狸

但是一直都是

没有说互相伤害的意思

近期呢 列宁那一次

就是在近代啊

列宁在一次出去打猎的时候

发现了一只狐狸

他的卫兵正想举枪

他挥手让那卫兵别打

他说了一句话

很有诗意的一句话

请不要向这美丽的童话射击

你看童话世界当中

如果少了狐狸啊

还真是好多味道都淡了

那这些就足够说明

狐狸的形象和人的形象一样

它有好有坏

不是就说 一说狐狸

就非要说坏的才过瘾

有些是在这儿有用他就说好

在这没用他就说不好

或者说得不到的就怪

比如说吃不到葡萄

就说葡萄是酸的

那也是因为吃不到

本身有争议的一个形象

有那一遍大概在二十年以前吧

写的一篇文章

后来跟着说这种话的人

就越来越多 觉得说狐狸

对狐狸应该公正一点

现在大家都认可的就是

因为要保护大自然

人们与自然和谐发展

保持生态平衡

那这是社会进步

但是先说这话的

把这道理由给他掰出来

让大家了解的

让一部分人先了解的

我觉得那篇文章管点用

为了说明问题

你得说出让大家认可的

有丰富的材料让大家认可

才可能说得清 不然的话

这理就没法竖的起来

我们现在专门

写说道理的文章的

一般就是什么读后感

观后感那一类的

但是如果你写事写人的时候

你能够说顺便能够挖出点理来

那可能你那篇文章的身价

就会提高 挖出道理

不一定非要用说

把这道理说的很明

虽然观点要明确

但是明确不一定是明说

可以婉转一点

或者可以含蓄一点

再说一个好狐狸的故事

这是纪晓岚的幼儿采访

笔记里面讲的

说有只狐狸在一家农民家修炼

修炼了五十多年了

 

那狐狸很懂规矩

从来不打扰这一家人

真的是一个修道的

那家人的老主人在的时候

这狐狸偶尔也会不显身形的

和老主人答上几句话

他们家房子坏了

要修房子或者什么

偶尔也会在明显的地方

发现有点钱 丢几锭银子

似乎就是那狐狸是要交房租

说我住你们家的房子

那房子坏了修

我也应该是尽点力的

老主人去世了以后

他的两个儿子

老大就想谋害老二

目的是要霸占他的家产

老二的家产

他自己想个办法

他觉得不妥当

就去请了一个讼师

就是专门

帮人打官司的 搞诉讼的

请了一个人来帮设计

那个人就帮他好好地设计

说怎么做

才能把那个他的弟弟扳道

比如最保险的是送进监狱

然后就可以独吞那笔家产了

然后商量的觉得可以了

老大就拍拍那个讼师的肩膀

说 这件事干好了

咱们就是好兄弟了

那狐狸就在顶棚上阴阴一笑

说讼师小心哪

他要把你当做兄弟了

这故事就完了

道理说了没有呢

说了

当做兄弟

连他自己的亲兄弟

把都在想方设法的谋害

更何况是认的

那讼师吓得赶紧跑

改行了 不干了

觉得太危险

故事他没有说

把这个道理说明

但是到这儿已经是不言自明了

用不着往下一直说下去了

我还为一句话辩驳过

就是以自我为中心

是好的还是坏的

以自我为中心我认为是很好的

我的根据是什么呢

一个人只有自己强大了

你才能够有力量关心别人

你才能够关心家人 关心亲友

关心人类 关心环境

如果你自己本身

就是社会的负担

甚至是家庭的负担

你说你怎么关心谁

关心不了啊 帮不上忙啊

如果你是不锻炼身体

病在床上的一个病人

你还费好多人的力气

费家里面的钱 人力

来照顾你呢

所以以自我为中心

把自己练强是应该的

这是纯分析的说理

当然这样纯分析的

恐怕还不够用

就再举例

本身以前儒家的观点说

达则兼济天下 穷则独善其身

意思是说运气好了

顺利了 成功了

就能帮多少帮多少

如果是说倒霉了 不成功

就把自己给保护好 管好

这大家都没意见

为什么说以自我为中心

就有意见了呢

其实是把这个以自我为中心

理解为自私才是错的

这以自我为中心

本身就说从孔子那个时候

从《孝经》里面

就开始提以自我为中心了

他说是对的

说身体发肤 受之父母

不敢有毁伤 孝至始也

保护好自己

本身就是孝顺的开始

如果你说你自己

三天两头的受伤

经常出去惹祸

你说我天天给妈洗脚

她也不会说

觉得这孩子省事

你只有是把自己

练强壮了 强大了

然后帮家人 亲友 人类

比如说像闹地震

如果你强大

你就可以说这一片的医院 

学校 我负责出钱了

重新把它砌起来

盖起来 建起来

你做的越大

肯定越得到尊重

但是这些都是你强

以你强为中心

你不强什么都做不到

最多人家说 他是个好心人

这好心人呢

可以作为学习的榜样

但是实践下来呢

单单好心你没有力量

那是帮不了多少事的

这些例子举出来以后

这辩论就可以有个结果了

以自己为中心是对的

有句话说

古之学者为己 今之学者为人

说古代的人

做学问是为了自己

现在的人做学问是为了别人

是古代的人 古代的学者好

还是现代的学者好

也是因为把意思理解错了

可能有好多人就理解错了

总的就理解错了

说 不是说学好本领

为社会做贡献嘛

那不是为人吗

实际上这为人

原意人家是这样解释的

为己呢 是为了自己

品德修养的提高

知识学问的提高

然后能够帮助人

为人呢就是别人

叫你学什么你就学什么

现在咱们的学习

有好多为人而学的

我开个玩笑说

现在有好多成绩好

没读过书的

考试考得好书没读过的

那 为己 他不为己读书

老师说要考什么

说现在什么流行

把就去考什么

管它有用没用

先考了再说

这就是整体的理解错了

说成绩好难道不是

读书读得多吗

会考试和有学问是两码事

原来我招作文老师的时候

有好多来应聘的

我考的标准

就是看他是不是

真的读过一些书

你说教作文那肯定招的

是中文系的毕业生

中文系的毕业生

我就知道有好一些是

看老师发的讲义以后

考试考得好

最后评了个什么

优秀学员 几等奖学金

这种人不少

但是你考他说

真的读过几本原著

这就漏底了

 

他就不一定了

也就是他读书为别人读的

不是为自己提高自己读的

道理要说得到位了

分析的透了

别人才能够相信 才认可

如果说别人有些弄错的

弄错的 对方错了你要批驳

有可能比如说是敌人

他的观点对大多数人非常有害

那你可以理直气壮地批

但是批驳呢

还有一种是内部矛盾

那话就得说的委婉点

才算得上会说理

不然就把好人给得罪了

人家只是理解错

你凭什么把它

说成坏的非常坏

那也不能服人

我问过好多同学

他们分不清耻

就八荣八耻

那耻是好还是坏

绝大多数都认为是坏的

我举了个例子说

这花盆和我

两个人之间只有一份

这一份东西叫做耻

我问他要不要

他说坏了 我不要

我就要了

我要了以后他怎么呢

他就无耻了 他没有耻了

是耻坏呢还是无耻坏

实际上无耻才会坏的

就是不会害羞 不要脸

那才是坏的

知耻而后勇

那本身就是说

人要懂得耻辱

才会真正勇敢了起来

那这么一说他也觉得说

哦 这耻 还真是 

相信耻是好的

不需要说你怎么不知道

耻不是好的

那你不要你就无耻

如果这么严厉的说

恐怕他也觉得说

虽然相信这是对的

但是他肯定不服气

比如平常咱们经常

在生活当中经常练 

说一些道理

在写的时候就得心应手了

比如说辩论

有个同学 

原来我教过一个同学

很喜欢和我辩论

每一次上课

都提前半个小时左右来了

来了以后 每一次他都

精心准备几个问题

来找我辩

有一次他见我判他的作文

里面有三四个不雅的字

放屁的屁

我说不雅

我说留两个字不雅 太多了

他就想好那个题目来和我辩

他说以前有好多

写这个东西的诗呢

说是好

这是好东西啊

我说行啊

下面二楼的那个范老师(音)

教美术的范老师

他字写得特别好

你不是说你家有那本诗集吗

拿来 找你最欣赏的一首

拿来我请他

请范老师帮我写

写完贴在人家的客厅上

客厅的墙上

他想想 不对 不行

他说我还不干

我说为什么不干

他说不雅

自己说不雅自己就笑

也就是说他已经

被我的理由给说服了

我是把他的错误放大

放大了以后他就觉得说

哇 原来真的是不雅

这说理的技巧

不是这三言两语说得清的

但是基本掌握的

也就是那么几项

能够说把刚才咱们说的

理要正要直 

理直才能气壮

这正和直的标准

 

有是为多数人说话

成为了社会的发展进步

然后呢还要有

充足的理由和典型的根据

其实理由充足

有些同学想得

特别特别的害怕

他说那得列多少理由

真正的充足的理由

只要是能够说道理的

不需要很多

它重在质量

而不是在数量的多少

还有个就是

会具体问题具体问题    

注意当时当时的情况

你选的理 你选的根据

在什么情况下用的

在什么情况下发生的

那句话是在什么情况下说的

你不搞懂你就说这样一说

肯定就对了 有可能错

比如说孔子说过一句话

生而知之为上

好多人就说孔子相信

有生下来就知道道理的

知识和道理的

我说并不是这个意思

他后面还有两句

生而知之为上 学而知之次之

不知而不学 怎么样怎么样

他说如果能够

他是一种美好的假设

如果能够生下来不学也懂

当然是上品

但是能学下来以后懂

那样已经不错了

那凡人也就是这个意思了

这道理他自己还说过

无非生而知之者

我不是那种人

这道理摆齐了 不需要很多

它有说服力

那就足够让对方相信

那你可能就会觉得说

那凑不够一篇作文啊

不够你就多找

能够提出问题的那些点

像比如说好班级

都有什么特点

说建立一个好班级 

说道理 好班级的特点

学风正 什么什么

能列出两三点来

但是每一点都只是

为了根据都很简单

别人就信了

那不够一篇作文怎么办

你就多找一些共同的特点

凡是叫做好班级的

都有一些什么共同特点

那就通过这种

来增加你作文的量

才可能有价值

而不是罗利罗嗦的

去罗列比如说学风正

比如说某某班学风正

所以这个班被评为好班级

某某班经常上课纪律不好

不爱学习 所以没评上

如果单单有这么一点

可能还不够

这一点呢 是不是道理

是不是理由和根据呢

但是为什么不能服人

说为什么就会学风不好

就不行了

我给好多同学举过这个例子

比如说学风你得往里面挖

学风正为什么就成好的呢

那个班级大家就向往呢

因为学风正了

大家交流的可能就是

以学习问题为主

而不是攀比谁会玩儿

谁会偷懒

什么东西最好玩

哪个牌子 什么东西的

名牌多少钱

就少去议论那些事

那么学习提高

这也就有保障了

以讨论学习为主

原来我教过几个学生

同一个学校的

那风气确实好 他们见面

他们说每周周一见面

打完招呼就问

这周学了几招了

周末去外面学的

如果说学了什么什么

这个我早就学过了

好 这是说学的层次不够

那被说的人可能会觉得说

下一次我多学一点来比一比

他说在他们班

如果说周末谁回去

周末结束了以后

谁回去说去哪儿玩

后来多痛快 多好玩

大家会用一种异样的眼光看

就像看怪物一样

觉得不可思议

 

现在竟然还有这种人

你能够连例子分析下来

那么深度也就够了

你这作文呢确实就是

能够说得服人的作文

还有一种情况比较特殊

意料之外 情理之中

这合情合理

但是事情太出人意料

这一点呢

当你们多学一些

多读过一些文章以后

咱们下一个阶段再讲

这个阶段讲有可能深了

大家可能会接受不了

在练说理的时候

平常就经常注意

目的是为了锻炼自己

成为一个讲道理的人

和会讲道理的人

他自己本身讲道理

还会讲道理

那是两个层面

他本身讲道理

他相信道理

他本身也会讲道理

别人不合理的地方

他能够说得服别人

其实每天都少不了

要说一大些理

比如说你动员哪个同学

参加班上的一个

什么休息活动

那同学说影响学习 不干

你可以告诉他

第一 咱们都是

拿管理班的时间来训练的

不会影响正常的学习

第二 都学一门知识

肯定以后路子更宽一些

第三 可以从小锻炼

合作的方法 合作的态度

和养成与人合作的习惯

你能够说得出两三项

行 对方也就可能就听你的了

如果说你信不信

 

那是你不讲理或者不会讲理

前面说做一个讲道理的人

结果自信阶段我们说争取

练这个写说道理的作文

也争取做个有道理的人

这个要求又比那个要高

不但讲道理还会讲道理

能够说得服人

现在这一类的文章

非常非常的

社会非常的需要

你毕业了找工作

你得自己推荐自己啊

你觉得你适合干这种工作

有些什么条件

这就是说理啊

工作以后 比方说写论文

那也是在说理啊

现在有好多在上着大学的

就问一说毕业论文怎么写啊

发愁了 那可是不论哪一科

都需要了解的

都需要掌握的一门常识

而不是说单单为考试来做

到这个阶段呢

我就提醒大家

读书为了自己

为自己强大 好帮助人

那 有些道理呢

不需要很堂皇的理由

比如说像做个什么样的人

说做个非常伟大的人

有可能是正确的空话

我的观点就是

做个普通的好人

我把人分为这么几等

第一等是圣人

能够舍己为人

像周总理 去世的时候

没有一分存款

第二种是普通的好人

利人利己

在帮助别人的时候

也得到别人的帮助

大家都有好处

第三种是坏人 损人利己

伤害别人 让自己得益

第四种是蠢人

损人而不利己

这些其实都是在说

说理的范围

都是说理的范围

那么这理呢不单

就是说在生活当中

几乎是不可缺少的

你不论干什么

都得说上一段道理

讲故事 凭什么我先讲

什么什么什么

那就开始说理了

让他先讲

还是你先讲理由是什么

那也就行了

那也就是说理了

一个人要想说能够说理的时候

也能出口成章

我建议呢 多背一些古诗文

特别是古文

像那些说理性比较强的

比如说像《弟子规》啊

《增广贤文》《论语》啊

里面有好多能够

让别人服气的道理

根据如果说大家

都同样说过的道理

来比谁说得好

那就看你的那个根据

是不是比别人的新鲜

你那个分析的角度

是不是比别人多

分析的深度是不是比别人深

比如说要想证明说

人不能浪费食物

如果说全班二三十个人

其他人都会说

谁知盘中餐 粒粒皆辛苦

而只有你会说

一粥一饭 当思来之不易

那肯定你这篇作文

就是在那类作文当中

最有光彩的

最容易闪光的

好 这说理的文章

咱就先说到这儿

 


厚望斋课程报名流程
 

aaa.png

· 关于我们

厚望斋简介

   厚望斋是火种文化旗下知名教育品牌,是依托北京市几大名校“文、史、哲”领域专家智力及资源优势,致力于中小学生课外人文素质教育研究和培训的专业机构。营运总部坐落于培训业集聚的海淀中关村,目前在北京有近二十家分校和教学部。自2001年以来,专注作文国学教育已逾十六载,秉承“完整成长,自由绽放”育人理念,以“精研人道,复兴私学”为使命愿景,历经三代名家智慧沉淀,自创“观察—洞察—体察”思维升级方法论体系,落实于教学实践,创造性地研发了涵盖学前到成人的作文及国学培训课程体系,实践证明这些教材理念前沿、体系完整、教法科学、效果卓越,收到一线教师与学生的广泛好评。厚望斋正以《语文教育的正道》,扛起语文教育第一品牌之大旗。
   正是在这样多年从事少儿教育领域的优势资源背景下,依靠人文社科方面超一流的师资群实力,厚望斋携手人民大学国学院成立了“大语文特长教育”基地。语文能力、文化素养是一个人发展的根基与根本,相信越来越多具有厚实传统文化根基,宅心仁厚的有才、有情、有趣的英才将从这里走出!


厚望斋作文培训——大语文先生

厚望斋网校

厚望斋官微

厚望斋咨询热线:

010-81737229

010-62196787

(周一至周日 9:30-19:30)

邮箱:hr@houwangzhai.com

Copyright ©2010-2019 www.houwangzai.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1035717关于厚望斋|加入我们|寻求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