厚望斋作文培训视频导师课——观察精进篇_第四讲:事
2017-10-13    来源:    阅读:
 

厚望斋作文培训视频,第一代创始人主讲

观察精进篇第四讲——事

http://v.qq.com/x/page/v0190t14oil.html

(点击观看)

 

厚望斋作文 精进第四讲.事

咱们这一次练习的是

怎样写好一件事

在自信阶段呢

咱们说写一件事

要求要素要齐全 要有顺序

那么能够突出多少重点算多少

而在这一个阶段 

精进阶段写事

那要求就那比那高

那么表现在哪一方面呢

表现在

就是要想把事写好

就是能够尽可能的

多了解事物之间的联系

看着不起眼的事情

和另外一件事好像不沾边

其实如果你会琢磨 善于发现

其实它们还是有这样那样的联系

可能大家听到过一个词

叫做蝴蝶效应

蝴蝶效应说的是

在巴西一只蝴蝶煽翅膀

然后呢 几个月以后

导致了大洋对岸的龙卷风

也就是说空气震动 互相影响

就说好多看着不相关的事

它都有这样那样的联系

说老鼠夹子 

本来是夹老鼠的

说它能够害死大黄牛 大肥猪

那恐怕不可想象

但是偏偏就有这种事

并且都是很有联系的

有一家农民家闹老鼠

于是主人就在墙角装了老鼠夹子

老鼠一见到那夹子呢就慌了

先去报告老母鸡说 不得了了

主人装老鼠夹子了

老母鸡说 该小心的是你

我白天我是看得清楚的

晚上我又不出来活动

肯定伤不了我

他又去告诉大肥猪说 不得了了

主人装老鼠夹子了

大肥猪说

它夹我的尾巴也夹不死我呀

其它地方它也夹不住

倒是你应该小心

它又去告诉大黄牛说 不得了了

主人装老鼠夹子了

大黄牛说

就是对付你的

你小心才是真的

我一脚下去

那老鼠夹子就散架了

伤不了我

有一天晚上

在那种不太明的月色下面

突然老鼠夹子跳了

有东西上去它才会跳的

老鼠夹子一跳

那一家的女主人就说了

看 是能夹到多大的一只老鼠

结果被咬了一口

夹住的不是老鼠 是一条毒蛇

就把那女主人咬了一口

女主人呢 当时条件

医疗条件也差

有在家里面自己治

既然要治病 治伤

就要补身体

补身体呢杀老母鸡来炖汤

后来好多人 好多亲戚听说

这个女主人被蛇咬了 

受伤了 就来看

来看呢

要招待亲戚 招待客人

菜不够 杀猪

后来女主人没治好 就死了

办丧事又杀牛

结果一个老鼠夹子

一连串的就害死这么多的东西

表面上看 说

好像它们没什么联系

其实很有联系

你能够发现事物之间的联系

你写出来的事情就容易生动

还容易有深度

我讲到这儿的时候

有一个同学和我辩

他说 

那喜马拉雅山上的岩羊

和我肯定没什么关系

我说有

岩羊的骨头

是好多药的配料 材料之一

说不定你吃过的药当中

就有它的骨头

这联系只是说

有些是你比较明显的

有些不够明显而已

那么明显的

天上下雨 地下就湿

太阳出来地面就被晒干

这是很明显的联系

但是这复杂的联系呢

要靠你用你的眼光去看

有辨别能力去辨

还要有分析能力去判断

你才可能发现事情的真相

写出好的写事作文

首先就是要写出真实的事

当然真实的事

不一定就是说

真的发生过这种事

有一种说法叫艺术真实(音)  

比如说写这个人

这个人有些毛病

大家都不喜欢

那么可以把

有这类毛病的好几个人的事

都算在这个人的头上

来进行综合处理

这就叫艺术真实

因为这些事在生活当中

确实会发现的

确实会出现的

那么看起来就可信

不是就说现编一个故事 不是

而是把好多相关的东西

把它联系起来

会挖掘事物之间的联系

那么就容易发现深度

容易把事情写得比较复杂

然后呢 看的人爱看

好的故事本身能够传得开

就因为它们

这个和那个之间的联系

这和那 那和那

到处都是有联系的

你来看错综复杂的事

才有吸引力

好多人都喜欢看破案的

就因为它里面的关系

错综复杂

那些侦破小说

里面的关系挺复杂的

那你能看得出

如果说一开始讲这个故事

就能推论出最后结果是什么

那种故事就没有多少价值

这是说事物之间的联系

第二个要求是

要懂得找事件的意义

挖掘事件的意义

这件事

别人看着没多少意义

但是你能看得出它有价值

那就是你的优势

也就是说你有发现了

在自信阶段咱们讲

教室里面倒一张桌子这件事

大家看见多了 无所谓

那么如果是说你能够挖得出

能够通过这件事

表现出某些人

确实觉悟提高了 懂事了

那就说你写得这件事

是有意义的

这事件的意义

咱们几乎是

开始学语文就接触了

每一课书

绝大多数 绝大多数课文

老师都给你列一个中心思想

就是为什么要说这件事

事先问

想通过这件事想说明什么

那就是事件的意义

虽然咱们自己写的作文

没有人去探它的中心思想

或者说很少有人去探

但是你写的不能

单单说这件事啊

单说这件事本身

单说这件事是很难得有

就是打动人感动人的

当然有一类文章

是以摆事实为主的

不讲道理 是摆事实

把事情说清楚

比如说新闻 

新闻就尽可能的要求

没有记者本身的主观的看法

而只是让大家明白

出了什么事 发生了什么事

但是他选的材料

就看得出这记者

为什么要写这篇新闻

那么要挖掘事件的意义

就得搞清楚完整事情的真相

完整事情的真相

一般来说是指的

这个故事的全程

但是在自信阶段咱们就说了

好多事到这儿好像是结束了

它又成了另外一件事的起因

那么什么叫全程呢

就是起码可以告一段落

有时候写着觉得说

往下写不了了

你还得想办法补救

把事情再往后延续

这补救虽然是你创 你编的

但是不是瞎编 是创作

好多人都看过

《福尔摩斯探案集》

柯南·道尔

写这一套小说的时候

当时伦敦的大小报纸

都在连载 连载着呢

柯南·道尔不想写了

就说福尔摩斯被几个强盗

打下悬崖死了

那些读者 那些

就是他的那些粉丝们就不干了   

几百上千人把福尔摩斯家围住

把柯南·道尔家围住

围住了以后也不骂也不打

也不做什么 就是进奏

你不让福尔摩斯活回来

我们就不走

柯南·道尔没办法啊

只好说福尔摩斯

那天被打下悬崖

他手里面

不是经常拿着烟斗嘛

还拿着那个拐棍儿

结果呢勾住了那个崖缝

悬崖上那个石头缝

就没摔下去

虽然是伤痕累累

最后还是出得来了

大家才放他走

才放他出门

不然就堵在家里面

不让他出来

一个都不让路

这就是补救

那么这种事补救的这个

虽然是的创作了

但是它有现实的基础

同一件事在不同的阶段

他可能就会

因为某个人的介入

其他的外界原因

可能这件事还会发生变化

能够写出比较蹊跷的故事

本身很需要费脑子

更需要的是你平常

对生活的注意程度

如果你平常看到什么

都觉得很麻木的

说 这事有什么奇怪的

不奇怪 走了

但是有些人呢就很在意

把就能挖得出意义来

有个同学他家的后窗

对着一个早市

他说经常听见两个摆摊的

在那儿吵架

每一次都是瘦的那个吵赢了

他就总结了

观察了几次以后

他就总结了

首先是第一个嗓门儿大

他说的话另外那个人被震住

大家听见了都是他说的

这个指责对方

第二个是说话的

频率高 说得快

一句接一句  

一句接一句的

对方连还嘴的机会都没有

他列了两三条原因

这就是他既挖掘出事件的意义了

又把一个本来很俗气的东西

也给说得轻巧了

有可能一篇写事的文章

是把几件事连在一起的

这件事可能发生在一个人身上

也可能是发生在好几个人身上

如果这几件事

都发生在一个人身上

那么每一件事

表现这个人的不同方面的特点

如果几件事有点类似

或者是什么话题相关

发生在其他的不同的人身上

那么串起来就是写事的散文

我经常说手机的故事

在十几年以前 手机刚刚

出现在市场上的时候

有好多关于手机的故事

比如说像当时好多人

还不但带手机 还带传呼机

传呼机一响才用手机

才打开手机

来接电话 打电话

如果说附近有公用电话

就不打了 就不用手机了 

就用公话

为什么呢

刚开始的时候

手机的费用高啊

打进来 打出去

都是一块多钱一分钟

所以好多人买得起用不起

但是不用又不方便

并且呢 有好多人用呢

不单单图方便

还想表现他的身价

说他是一个很成功的

刚刚出现但是还没流行的时候

就经常出这种事

我亲自遇到过这么两三台

我有个远房侄子

他在外面做生意发财了

就回老家去 就配着 

腰上一边挂着手机

一边挂着传呼机 挎着

把那个衬衣扎到裤腰里面

其实那个时候

我们那小镇上

连传呼机信号台都没建呢

根本没法用

其实就挂两个电子表

他不但挂着两个

后面 背后还挂着一个相机

当时就我们那个

我一个亲戚就说他了

小安(音)哪 我家有一口小锅

有这么大 送给你吧

你再挂 你的腰就满了

这是一个

用手机来想表现自己身价

但是呢大家觉得

太俗气的一个例子

还有呢 是装打电话

在大街上倒退着

大喊大叫的

其实并没有打电话

他也没给谁打电话

也没人给他打电话

一个人在那喊了

自导自演

想让大家都知道

他是用手机的

有一次我坐远途公交车的时候

睡着了

突然前面一个人

打电话的声音把我惊醒了

他在那儿很生气的

在那儿教训对方 说对方

我被吵醒了以后

我就打开我的手机来看

想看是几点钟了

一打开来看

才发现根本就没信号

那个人是装的

如果两三台关于手机的事

都被你串起来了

那么当年的手机

或者当年手机的幽默

手机的故事

这些都可以成题目

就成为一篇好作文

也就是说一件新事物的出现

可能它会有好多相关的

大家不怎么了解的故事

一件事 一个事物消失了

像传呼机现在基本上消失了

但是消失以后

大家还喜欢回忆一下

讲讲那些事

那么你身边的

每一天都有出现的

每一天都有消失的

那写事的材料应该是说

不该发愁的

那么我们说会写事

会记流水帐就会写事

但是把流水给它处理的

让人觉得值得欣赏

就得会设计它的曲折

还设计它的水花

那么一件事你做了装点

每一件事都可以装点一下

那就可能就成一篇

好的写事文章

我有一个朋友

给我讲过一件事

他也是个老师

他刚大学毕业的时候

分到农村中学去教书

那中学呢离乡镇比较远

买什么东西很不方便

二十多年以前了

买什么东西很不方便

有一天晚上 周末

他和另外几个老师打牌

打着牌打到十一二点钟了

肚子饿了就想吃点东西

那宿舍里边

也没什么东西可吃啊

就想着说到白菜地里面

到学校的菜地里面

弄两棵白菜来吃

其实也就是

不告而取的那种做法

他自告奋勇说 我去

他去了

去了以后突然从地里面

站出来一个人来

他吓了一跳

谁呢 他的一个学生

说 你来这儿干什么

说 总务处的叫我来这看地

看什么看 回去

好好的准备 

明天我给你补课 这么晚了 

冻伤了怎么办呢

好 那学生走了以后

他用脚踢走了两棵白菜

拿回来 几个老师煮着吃了

第二天

学校发现少了两棵白菜

总务处的发现少了两棵白菜

并且就是路边的

就叫那同学赔

那同学很冤枉啊

就来问那老师

说 老师啊

这东西是不是您拿的

那老师不敢承认

虽然说后来他给那学生

买了一些学习用品

价钱远远超过那棵白菜

但是他不敢承认

那学生就很冤枉的

感觉这件事

对他特别不公平

好在那学生学习好

那老师讲课也讲得好

他一想提到

那老师就故意打杈

引到学习上

说上几次以后

那学生也不提了

后来那学生考到

省城里面去上大学

那老师出差 说 

这省城里面有我好几个学生

叫他们来 犒劳他们一顿

好给他们改善一下生活

把大家都叫来请吃饭

说 个人点一个菜

那学生就不阴不阳地看着他

边笑边喊 白菜

他觉得心里面震动了一下

觉得这家伙还记得那件事

也没说出来

吃饭的时候

那学生仅吃白菜

一直不停地吃

说 白菜就是好吃

故意在说话的时候

把白菜两个字说得很重

再到后来呢

那学生毕业了

对老师还是别的方面

还是挺尊重的

但是凡是在一起吃饭

点菜 必先点白菜

那老师觉得压力太大了

越来越受不了了

那学生别的方面挺好的

后来当上官了

还把那老师从乡镇上

给调到县城里面来

但是就是一吃饭就点白菜

老师实在受不了

受不了 怎么办

有一次那老师过生日

那学生也提着礼物来送

那一次总共有两三桌人

那老师就故意了

点了半桌子的白菜

什么炒白菜帮子

还有凉拌白菜心啊

还有煮白菜或者什么什么

反正是半桌子的白菜类的

他说他心里面想了

这一次我干脆坦白算了

不然的话压力太大了

这家伙还记着到现在

后来那学生来

一看见半桌子的白菜

明白了

一个看着一个

就笑 两个人敞开笑

笑了以后呢

旁边的人莫名其妙

那老师就说

趁着这一顿饭

我把这话说了吧

那学生说 算了

老师 别说了

我还是有点过分了

以后我不点白菜了

这么简单的生活故事

其实中间有好多曲折的

如果你不会发现那些细节

你说一个老师

从学校菜地里偷了一棵白菜

那学生呢

后来吃饭就老点白菜

过生日的时候

那老师坦白了

这故事就没人听了

写出来也不怎么好看了

而是会把他那些细节

补充的出来

大家这样好的事情

你说能够看出他什么意义

对一个人的意义是非常大的

非常重大的

他能够对人有启发

那也是意义

说 果然是

那老师后来讲这个事的时候

他说老师没小事

每一件再小的事

恐怕都会影响到学生

如果说大 这意义算大

但是我觉得给人启发就是

如果说这些情节

那老师不是讲的这么细的话

恐怕大家都不会传他这个故事

他这个故事

他的同学 他同事

基本上都知道

后来不知道怎么露出去的都知道

那这就是

首先是事情本身有点特殊

再加上他自己会讲

会设计这个 会把这些细节

比如说那个学生说话的表情啊

用不阴不阳的 似笑非笑的 

互相看着笑啊 那一种

这细节就在这件事当中

就非常起作用

那么挖掘事件的意义

还有把事件写完整

其实都是说细节一定要有

咱们在自习阶段提过说

读书对写作的帮助

你注意 如果你注意对比

你就会发现人家写的好的

都是很注意细节的

还是拿那个例子来对

武松打虎和李逵杀虎

一个是打 一个是杀

武松打虎是为了表现他是个英雄

但英雄呢又不能说是

想说明他是个英雄

就是说他什么都不怕

不是 他也会怕

这就是英雄的凡人的一面

平凡 不是普通人的一面

但是他比别人勇敢

比别人能干

其实他早就想打退堂鼓了

从那个酒店出来  

想上山的时候

就看见官府的文告

看见文告他就不想去了

但是竟然想

现在我回去不是被人笑了嘛

要面子这也是普通人的弱点

于是硬着头皮走

打虎的时候

不小心第一棒一打 一砸

砸到上面的树枝上

把自己的木棒给打断了

没办法 只有硬着头皮

徒手和老虎斗

斗的结果 行啊

把全身的力气

基本上使尽了使完了

才把老虎给打死了

打死了以后

披着老虎皮的那些猎户

那两个猎户一站起来

把他吓得要死

他觉得可能会

如果这两个他是再怎么说

他也打不下去了

他就想这条命完了

这竟然是人装的

那这些细节表现说

英雄是有本领的

但是英雄也有凡人

平凡人的那种弱点

都靠这些细节

而李逵杀虎呢

李逵他不

作者不是想表现他是个英雄

而是表现他愤怒

为什么

老虎把他老娘给吃了

所以他打虎根本就不管招式

瞎砍 瞎抽

反正以弄死为目的

还有宋江躲在庙里面那个细节

外面有追兵 他躲在那庙里面

人家说 里面可能有人

他吓了一跳

好 躲好

人家进来竟然没发现他

想走开 刚要出门

他刚刚放松 心刚放松

又有一个人发现

门上有个手印人可能在里面

重新好好找

又进去找

还是没发现 又走了

他从紧又到松

人家一走

他听了脚步声走远了

他才出来要走

出来要走帽子被摘下来了

又吓出一身冷汗

原来是走得太慌

被树枝把帽子给挂起来了

三起三落

就是流水当中的不平静

如果说明明白白地写

先是怎么样后是怎么样

那就很难成为

很有吸引力的一个片段

或者一篇单篇写事作文

如果说大家觉得

想从写事的这些当中去领悟

你看 你觉得哪一件事

从书上学来的也好

读来的也好

电影电视上看来的也好

你把这件事

经常把这些事练着拿来复述

复述的时候

哪怕不一定是很完整的

一个片段 

你能够把细节给说得清

那就肯定会有长进

我们那流传着一个

九死一生的一个猎人的故事

九死一生意思是

好几次差点死了

如果说大家有兴趣 不妨

这个故事肯定不会是那个

不会说是书上有的

我没见过哪本书上

专门写这个故事

并且是我们小时候听老人说

就是我们村子里面的老人的事

他是个猎人 上山去打猎

当时用的是火药枪

那力不算太大

他上山去呢

顺着一个猪蹄印

他发现是一头野猪

可能有一百来斤

实际上好多书上说

野猪非常凶

动物园里面

也把它列为凶猛动物

其实野猪有两种

一种是杂毛的

就是头上有杂的白毛的

白花的

一种是黑有点发红的

最凶的其实就是那种花的

头是花的那种才是很凶猛的

一般的同毛色的那种

被打呀 受伤啊赶紧逃命

除非你追上它

一定要摁倒它

它才可能会咬人

但是那些花毛的就不一样

他看了一头野猪

只看到尾巴和屁股那部分

他也没看清是哪一类野猪

端了枪就搂火

一打呢 那猪嗷的叫一声

冲过来就追

追过来他一见是个花猪

他说完蛋了

想跑肯定跑不过野猪

见旁边有棵松树

大家见过松树的树枝

都是一层一层的长的

每一层有三四根树枝

围着树干长的

他就一个起跳 跳上去以后

抓住树的松枝躲到松树上

他刚刚跳起来

那野猪就追上了

一嘴就把他的鞋跟

鞋给咬下来了

如果他再慢上半秒

恐怕那只脚就废了

那脚如果疼到那个程度

肯定他也会摔下来

肯定他就死定了

他一个引体向上上去了

枪呢被他挎在脖子上倒还在

但火药袋子掉了

摸了摸到处找

衣服口袋里面还有

一小节竹子装的

够打一枪的火药

他想呢 现在好好的

休息一会儿再打它

一看 他越看越害怕

那猪因为经常去蹭那个松树

身上有一层厚厚的松脂

像铠甲一样

刚才那一枪打上去

只是随便冒点血

也就是打在它身上

根本就没法把它打死

那怎么打呢

他就想呢 只有嘴里面

往嘴里面打才行

但是猪不抬头

它围着那树一直咆哮

但是它不是经常抬头啊

他就试 摘那个松果

松树上的那个果

去投那个野猪

仍下去 野猪就跳起来

张嘴叫

他说 可以了

然后他把枪给架好

瞄准了以后

一直就是逗那野猪

看找最好的时候开枪

他刚刚正想开枪的时候

后脖子突然一下子发凉

好像滴下一滴水

他抬头一看 吓坏了

树上还盘着一个狗熊

在那树上叫呢

掉下来的是狗熊的口水

他想着说

今天看来是很难逃命了

怎么办 只够打一枪

打下面的 上面那个醒了

下来 他也躲不掉

最保险的

最好是把上面那个打伤 下去

于是他照着那个狗熊

先抱好那个树干

然后照着那狗熊的肚子

啪 就是一枪

然后转了半个身子

把那个松树抱稳了

那狗熊突然被打一枪

一蹦起来往下一砸

那一排的树枝被它砸断了

齐齐的下来

每一层都砸断两三只

好在他抱着树干

一见下来 霹雳啪啦下来呢

那野猪就跑

野猪跑掉 但是没跑远

见下面有东西掉下来

它以为人下来了

冲上来就咬

狗熊呢也以为野猪

把它打下来的

两个就打起来

后来狗熊把野猪的

两条后腿给撕开

肠子掉了一地

然后野猪也把狗熊的

大腿给咬断了 骨头咬碎

两个都死了

九死一生这种事

就是很难遇到的奇迹

就是比较奇的事

但是有些事并不那么奇

最后可能会是结果

令人觉得惊讶

可能中间某个过程

让人觉得有意思

也可以成好故事

写事的文章

如果说我建议看书的话

要想练好写事的文章

多看点故事会

故事会是现在保持着

比较纯净的一本通俗刊物了

特别里面的三分钟典藏故事

那些是很经典的

哲理故事也行

那么像这些

从里面可以看到人家写这事

有些事是本身很平淡的

但是被他发现有意义

有些事本身有曲折的

不怎么点评

也让大家觉得有趣儿

像这一类的

就是咱们学习的样品

千万别去找学生

找那个什么

什么小学生优秀作文选那些看

我对看范文呢

特别是同龄人的文章

我觉得很有成见

首先我明白

好多所谓优秀作文选

并不见得真的是

小学生 初中生写的

而是一个编书的

然后找上几个大学生

模仿着小孩的口气写的

还有如果就算

真的是同龄人写的

那你的起点就太低了

我们说把起点抬高点

把样品列高点儿

有一句话叫做

法乎其胜得其中

法乎其中得其下

你把标准定高了

你可能会有中等收获

如果你把标准定成中等的

你可能只有下等的收获

标准定成下等的

可能就没有收获 白做

这我自己是深有体会的

倒不是作文方面 是下棋

从恢复高考到现在

那高考判卷的都是封闭的

我在云南的时候

好几次参加判卷

有一次呢和我住的那老师

就问我会不会下围棋

反正人也不准出去

封闭啊 人也不准出去

又不能打电话

没事干 说 会

其实我的水平

围棋水平挺低的

到现在为止也就是

一级和一段之间的那个水准

他就每天晚上陪我下

判卷判了九天

他天天晚上陪我下

每天晚上三到五盘  

每一盘只赢我一两目

从来不都赢

最后我就觉得郁闷

我就问他说

怎么我觉得再努力一下

就可以赢你了

怎么没赢过啊

他说逗你玩

怎么回事呢

他说 你知道

我是哪个层次的吗

我是业余五段

如果说和你这水平

这一级水平的人下

不留下 不专门慢慢的设计

怕你没兴趣

我可以让你一片都走不和

你没兴趣你就不陪我玩儿了

我才觉得上当了

原来是这么倒霉

是被当作玩具来玩都不知道

但是我回到学校里边以后

我发现一样东西

就是凡是原来和我下平手的

没人再下得过我了

比我强好一些的

也竟然是我可以和他下平手了

为什么

我陪高人练了九个晚上

这竞技也好 做什么也好

标准高了

哪怕你是从来你没赢过

或者说永远达不到

但是回头一看

你的长进就会非常大

凡是竞技的这一类的最明显

那学习呢也是

当然高到你自己够不着的程度

那也没兴趣

就是自己定稍微比自己高一点

那才可能会把这

可能会把自己的水平

真的提了上去

比如说打乒乓球吧 下象棋

你找一个远远不如你的来陪你练

练着练着你倒是

练的时候倒是舒服了

想怎么赢他怎么赢他

但是呢

练到最后你不但没长进

说不定退步了

但是如果你和高人来玩呢

只要人家愿意陪你

你就放放心心的

到时候哪怕是你没赢过

回头一看自己都提高一大节

写事的文章我主张

其实其它类的文章也是

我主张就是把标准定高一点

模仿的标准 学习的标准

示范的标准定高一点

千万别说到这个程度已经可以了

两三年以前的一等奖作文

现在拿来再评

说不定你评三等都成问题了

所以你老拿低标准

来给自己要求 很没有意义

只能是说随便练练笔而已

要想说突飞猛进

要想这进大步

就是把标准定高一点

好多事你能够看得出来

但是也有好多事

你看的太没意思了

但是人家写出来呢

竟然就有意思

就是看你会不会选

这个事关你的眼光

你的判断能力

写事的结尾

写事的结尾

有时候也需要留有余地

就是不要把它点明了

让人自己去想

但是你得留的有分寸

好的故事

结尾都是余味无穷的

有些直接点清

有些呢 留有回味的空间

你好好回忆一下

凡是你爱听的笑话

个个都你行

你爱听并且呢讲给别人听

别人也笑了笑话

那故事都是挺有味道的

有个人去看电影

看电影的 电影院里面呢

服务员就去向他推销东西

比如说要不要点零食啊

不要

要不要点饮料 喝的

不要

他在很专心的看

是一部侦破片

那服务员也损

看他那么专心那么认真

就凑到他耳边悄悄告诉他 

告诉你 凶手就是这个袁丁(音)

听得明白吗

让人觉得撕破了以后

什么价值也没有

留点可能就有价值

就有回味

这就是写事

对写事的基本要求

有些事情呢本身可能会

就是编事情你可以把

就是编故事也好

编什么也好

你可以把好多这一类的现象

集中在一起

然后集中到一个人的头上

集中到一个人物的身上

但是那些事在生活当中

应该是有可能

甚至是真的会存在的

我编过一两个故事

我在 凡是听过这个故事了

肯定都是在

我们这上过课的

不然因为这故事本身就没发表

没公开发表过

说 狐狸学了本领

说有一只狐狸

有一天肚子饿了

出来找吃的

听故事千万别

一听到一句话

就说是什么 我知道了

要注意听细节

这一段好多人就意味说

是狐假虎威了 不是

那么这个故事 出来找吃的

遇到了一头老虎

那老虎呢那天心情比较好

就问狐狸

小家伙干吗呢

说 找点吃的呗

它也不敢跑 打也打不过

找什么吃的

山鼠 小兔子那一类的

那有什么好吃的

走 我带你吃野牛肉去

狐狸想着躲也躲不掉

跑也跑不过

只好是跟着它去了

到了山上果然发现一头野牛

老虎说 看好了

然后四条腿往地上一撑

一出力 一发力一挣

把全身上下的毛

给挣的竖起来 问它 

你看我身上的毛

竖起来了吗

说 竖起来了

然后把眼睛一瞪 再瞪

你看我的眼睛够大了吗

说 大了

圆了吗 圆了

红了吗 红了

然后嘴一张

你看我嘴张得够大了吗

够大了

老虎 哐的一声跳过去

咬住野牛脖子

三下两下把野牛给咬死了

狐狸呢确实得了

一顿免费的大餐

但是狐狸觉得它的收获

远远不止于此

它说 哇 

今天终于看见

怎么捉野牛的全过程了

一路上它就复习了

捉野牛 怎么捉野牛

第一 出力把全身上下的毛

给挣得竖起来

第二 把眼睛瞪大 瞪圆 瞪红

第三 把嘴张得最大

第四 跳起来咬脖子

这些事是不是真的

都是真的

都是它亲眼所见

然后它就一晚上

他就是在那儿复习啊

怎么捉野牛啊 练啊

第二天它觉得练得很熟了

出去见了野猫

野猫 干吗呢

野猫说 找吃的呗

找什么吃的

不就是老鼠那一类的

那有什么好吃的

走 我带你吃野牛去

野猫想着这家伙

个儿和我一般大

它怎么吃得了野牛呢

但是不可小看

这家伙太聪明了

说不定也能吃

反正没事 跟它去

能吃了更好

不能吃了看看笑话也行

野猫就跟着它走了

这结果不需要讲

你都能够猜得出

会是什么结果

这故事本身就是说

它想表现的意义

选这个材料想表现的意义

就是个人有个人的条件

有些是可以模仿的

有些是可以学的

有些是学不来的

你爱打篮球但是你个子矮

你永远达不到姚明的那程度

这就是自身条件

个人有个人的自身条件

那为了表示这个主题

编了这么一个故事

这也就是编得

但是像这种人有没有呢

有 学了看看人家怎么做

就以为自己会了

结果呢很狼狈

也就是他根本不适合

或者说它根本没真的学会

一件事要写全 写好

写得精彩 让人喜欢读

那么就把握这些内容

就是一个是能够抓住

事物之间的联系

第二个能够挖掘事件的意义

第三个能够找出细节来表现

最后一个可以都学这

从别人的故事当中去学点

人家是怎么表现的

甚至像续写 仿写

这些都可以练出功夫来

但今日阶段我不反对范文

但是一定是范文

标准一定是好的

比你好得多的

像续编故事

你可以想得出

后面可能会出现什么状况

比如说有几个版本的

狐假虎威的续编

就很有意思

狐狸把老虎骗了以后

猴子觉得不服气

它觉得这小家伙

竟然能骗那么大的一个东西

于是大家就在那儿议论

猴子说 我去挑拨

它去对老虎说

大王 您是上当了

狐狸说 你个子虽然大

但是很好骗的

让大家都骗您了

大家不是怕它 是怕您啊

老虎很生气

小家伙 哪天我逮到它

我一定刨它的皮

抽它的筋 嚼它的骨头

猴子觉得

老虎已经被挑得真的生气了

又来对狐狸说

老虎说了 它知道你骗它了

下一次捉到你

要刨皮 抽筋 嚼骨头了

狐狸说 它敢

下一次我骑着它给你们看

嘿 果然没几天

狐狸又被老虎给逮着了

说 你说什么

你是天上派来管我的

说 没有 您听错了

我是天上派来伺候您的

你怎么伺候我啊

我会挠痒痒

挠痒痒有什么就算伺候了

说 我挠得比任何人

挠的都舒服

不信我现在就给您挠

它先从老虎的胳肢窝

这边够着用爪子帮它挠

老虎觉得真的舒服

它说 大王

您太高大了我够不着

您能不能躺下来

让我给您挠啊

说 行

躺下来 狐狸就把它

全身上下到处挠啊 挠啊

老虎就觉得很舒服

说 没想到你这小家伙

还有这本事

说 我的本事还多呢

您如果想更舒服的

最好是你站起来

您边走我边帮您挠

老虎说 好吧

站起来就往前走

那这往前走

别的动物看到

那可是狐狸

骑在老虎的背上走

这实际上是续写呢

也是一种创作

并且很能够表现出

这个人的构思啊

还有技巧 见识这一类的

有一个二年级的同学

续写了那个守株待兔

虽然不多

续了一百多字 一两百字

但是我觉得续得挺精彩的

后来果然也在报纸上登出来了

他说那个农民哪

天天守株待兔

庄稼荒了 全家人都有意见

他决心不再守了

好好地去种庄稼了

但是他心里面老想着那兔子

太美了 又不费力又好吃

于是他边干劳动边想

边干劳动边想

有一天晚上他做了一个梦

梦见一大群兔子跑步

排队跑步去撞树

他乐得赶紧笑

笑了 就醒起来了

这就很有小孩的那种天真样

话说到这儿呢

咱们还得再了解一下

学生的作文别太老成

还是留着

有自己天真那一部分

太老成了

学着大人的那种很严肃的话

人生怎么样怎么样啊

那种实在不像孩子的话

一般的比较会判作文的

都不会觉得说写得好

还是让人看出你就是个孩子

孩子就是这样想的

这写事的作文呢

咱们就说到这儿

 


厚望斋课程报名流程
 

aaa.png

 

· 关于我们

厚望斋简介

   厚望斋是火种文化旗下知名教育品牌,是依托北京市几大名校“文、史、哲”领域专家智力及资源优势,致力于中小学生课外人文素质教育研究和培训的专业机构。营运总部坐落于培训业集聚的海淀中关村,目前在北京有近二十家分校和教学部。自2001年以来,专注作文国学教育已逾十六载,秉承“完整成长,自由绽放”育人理念,以“精研人道,复兴私学”为使命愿景,历经三代名家智慧沉淀,自创“观察—洞察—体察”思维升级方法论体系,落实于教学实践,创造性地研发了涵盖学前到成人的作文及国学培训课程体系,实践证明这些教材理念前沿、体系完整、教法科学、效果卓越,收到一线教师与学生的广泛好评。厚望斋正以《语文教育的正道》,扛起语文教育第一品牌之大旗。
   正是在这样多年从事少儿教育领域的优势资源背景下,依靠人文社科方面超一流的师资群实力,厚望斋携手人民大学国学院成立了“大语文特长教育”基地。语文能力、文化素养是一个人发展的根基与根本,相信越来越多具有厚实传统文化根基,宅心仁厚的有才、有情、有趣的英才将从这里走出!

 
厚望斋作文培训——大语文先生

厚望斋网校

厚望斋官微

厚望斋咨询热线:

010-81737229

010-62196787

(周一至周日 9:30-19:30)

邮箱:hr@houwangzhai.com

Copyright ©2010-2019 www.houwangzai.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1035717关于厚望斋|加入我们|寻求合作|